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90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刚才那箭是冲着你来的,小国相,看来你也得罪了不少人。”

明长宴看向远处的山林,那处,只有风吹着枯枝晃动,并无一人。

二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路下山。

明长宴走了两步,说道:“小丫头跑得到很快,这才多久,我连她影子都找不到了。”

怀瑜道:“有段旻陪同,不必担心。”

明长宴道:“我是不担心她的安全,而是担心她的心情。”

怀瑜嗯了一声,这反应倒是让明长宴有些惊讶,他突然就很想跟他说些什么。

“伊月比她大几岁,若她还活着,现在肯定能跟阿珺玩到一块儿。她的性格也是天下最好的。只是我太没用,原本想将她接到中原来过好日子,谁知被我连累,最终命丧他人。”

怀瑜道:“不是你的错。”

明长宴哈哈了一声,不多作回应,只道:“我早年,夸下海口,要在中原闯荡一番事业,好许她一个风风光光的未来。我想了很多年,将来伊月到中原来,我要买一套四进的院落,院子前面种一棵苹果树,夏天开花,秋天吃瓜。以后她就住在这里,如果想养狗就养狗,想养猫就养猫,不想嫁人,我就养她一辈子。”

“苍生令给我带来了许多祸害,但是我当年不得不那么选择,因为我爹他不是普通人,我便不能只是普通的买一套院落,就将伊月接过来。我若是没有与他抗衡的实力,就无法保我二人平安。”

明长宴成名之时,少年风光无限,不知多少人背地里议论他,又或是羡慕他。他听过的奉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听到最常说的,便是告诉他,许多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达到他这个高度。

只不过,他要这个高度来做什么?

原只想要一套四进的院子,要一个伊月平安喜乐,到头来,一个都没捞着。

“我母亲性格寡淡,终日不肯说一句话,最后郁郁寡欢而死,死前的四五年,我几乎未见她笑过。我那个父亲忙于政治,对我跟伊月十分苛责,但凡做了一点不称他心意的事情,便要被打骂一番,动辄杀人泄愤。我十五岁能跑能跳,为何要天天被他打?他不爱我母亲,当然也不爱我们。”

说到这里,明长宴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不过,再怎么不爱我们,我也从未想过,我和伊月会变成他用来牺牲以换取利益的工具,伊月是被他放出来才逃到中原的,中原因此被他索取了三年的资源,想必他早知我在中原都做了些什么。”

明长宴一边往前走,一边比划了一下。

“当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一切都是推测。这会儿天下的人只知道一念君子死了,倒是没人知道大月的王子也死了,你猜猜看,我若是以曾经那副形象,黑纱蒙面,出现在大宴封禅的中心,将苍生令拔出——”

“众人会怎么觉得?”

众人会恍然大悟,一念君子竟然还活着!

而他的父亲,若是与当年的事情有关,定会认为这是个冒牌货,非得上前揭穿他的真面目。若是无关,便会和众人一样,仅仅是知道了一念君子还活着这个消息而已。

“大宴封禅,是我最后一次向他确认的机会。”

这是他头一次向人吐露这么多,怀瑜沉默的听着。许久后,终于道:“我从未见过我父亲。”

他停下脚步,静静地等了一回儿。

明长宴先前托秀玲珑调查南烨太子一事时,大概的了解了来龙去脉。

只是他没有听怀瑜提起过自己身世。

就当他以为,怀瑜要好好同他谈一谈心的时候,等了半天,没有下文了。

明长宴惊讶道:“然后呢?”

怀瑜莫名其妙道:“什么然后?”

明长宴:“你那句话的然后啊!你说你从未见过你的父亲,接着呢?”

怀瑜道:“我没有见过他,怎么接着。”

明长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头一次看到阿珺,只觉得她的脾气跟相貌都像极了你,原以为你二人是在一起长大,说话做事才有些像。现在想来,却是疑点重重,比如,小岚就跟你兄妹二人一点都不像。”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山脚下,一处白梅林,开得如火如荼。人未至,花香先至。与花香一同缥缈而来的,还有阿珺的声音。

明长宴笑道:“找到了。”

阿珺正坐在一块巨大的磐石之上,双臂抱着膝盖,眼眶通红。段旻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只是偶尔有花落在阿珺发间,他才小心翼翼的将花瓣取下。

明长宴上前喊道:“阿珺。”

阿珺听到他的声音,生闷气生得更加厉害。

明长宴无比冤枉道:“你如果要生气,也不应该对我生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