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93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摩肩擦踵,人来人往,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明长宴叹了口气,突然十分后悔,又想道:“早知道我刚才就拉上了!现在庙会的人这么多,就是想拉也不行了。”

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钻进明长宴的耳朵里。

此时,天色已经黑漆漆一片,这庙会之热闹,声音虽响,他却只能听到一半。红红绿绿,华灯初上,明长宴被挤了个踉跄,无奈之下,只得扶着边上的柱子。

道路两旁,吃食许多,面具许多,灯笼许多,孩童许多。

风似的到处刮着跑,尖叫嬉戏,热闹非凡。

一盏灯,出现在他面前。

灯开六瓣,是一盏花灯。卖灯的,是一名少女。

年纪不大,模样讨喜,乖巧伶俐,好话说了一箩筐,央着明长宴买灯。

明长宴笑道:“爱慕能助。我身上没有银子,就是想买你的一盏灯,恐怕都拿不出钱来。”

却不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拿走了花灯。

明长宴的心,随着手主人的出现,又无可抑制的狂跳起来。他几乎想捂着脸,狂叹一声:要命!

怀瑜取过花灯,拿在手上。

这灯做工别致,乃是一根细长的棉线吊住,线的另一头,握在怀瑜手中。

明长宴见此,心中一紧,终于找到了话题可以开口,连忙说道:“喜欢这个灯吗?”

怀瑜眼帘低垂,冷不丁将吊着花灯的棉线放在他手中。那根线好似自己有了生命力,七拐八拐,将明长宴的手缠住了。

明长宴抿着唇。

怀瑜肯定地开口:“你喜欢我。”

这一刻,喧闹的大街,突然凝固似的,停在了他的眼中。

明长宴微微一动,手中的线缠的就愈发紧,几乎要将他的手与怀瑜的绑在一块儿了。

怀瑜目光坦然,执着固执地盯着他,向来清冷的眼底,此时隐隐泛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坦诚。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明长宴被看得浑身发烧,耳鸣眼花,有个答案堵在胸口就要呼之欲出,几番张嘴,却只能尽力呼吸试图让自己重新回到尘世间。

呆愣半天,羞过了头,他鬼使神差地反握住怀瑜的手,回答道:“……言之有理。”

人群骤然流动起来,新鲜的空气灌入二人之间,鼎沸热闹又重回了人间。

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正到处找你,看来,现在是不用了。”

明长宴转头,正看到李闵君历经千辛万苦地挤过来。

挤着挤着,脚步一顿,目光缓缓下落,落在了二人相握的手上。

李闵君神色一变,十分艰难地开口道:“你的手怎么了?明长宴,大庭广众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明长宴道:“我的手怎么了?”

他看了一眼被怀瑜拉住的手,恍然大悟,说道:“无妨。你有所不知,我的手被线缠住了,挣脱不开。”

李闵君惊道:妈的,还真是不要脸了!

这时,秦玉宝与花玉伶,跟在李闵君后面,钻了出来。

一看到明长宴的手,惊讶道:“大师兄!你的手!”

明长宴敢在李闵君面前放肆,但是不敢在小师弟面前太过分。于是,他抽了一下,没抽出来。

这回,是真的被缠住了。

花玉伶听到了李闵君之前跟明长宴的对话,十分感慨:“原来,这天底下,还有大师兄挣脱不开的线。”

秦玉宝扑闪了一下眼睛问道:“可是大师兄不是最会用线的吗,为什么会被线捆住?”

花玉伶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所以说你傻。孺子不可教也。你仔细想想,缠着大师兄的能是线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