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297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哎哟喂——!您不是说江湖中人对庙堂之事不感兴趣的吗!”

明长宴微微笑道:“下一次,我听到你再说这种话,就不是揍一拳这么简单了。”

玲珑阁中,都是武林好手。店小二不敢得罪客人,被揍了一拳,忍气吞声,老实了。

柳况感叹道:“哇,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明长宴道:“重吗?不重一点,我怕他不长记性!”

柳况道:“人家也没说你。你急什么?”

明长宴:“说我当然不行。说皇后也不行!”

柳况十分打趣地看着他,说道:“若是云青这么关心皇后,倒是不奇怪,你的话——”

显而易见,柳况嘴里又要说出什么奇怪的话了,明长宴生怕他说出什么,放下刀,赶紧道:“我劝你闭嘴。”

玲珑阁中,关于“一念君子”的相关物品,可以说是多得数不胜数。

明长宴刚才放下的一把弯刀,据说就是他某年某月在某某地方使用过的某把刀。

除此之外,还有各类小物件,摆放的错落有致,令人眼花缭乱。

明长宴道:“京城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一切,你认为,文臣相继病倒,跟什么很像?”

柳况道:“下毒。”

明长宴摸着一对镯子,开口:“似曾相似的手段。”

柳况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明长宴将镯子翻来覆去地摆弄一会儿,俨然正在思考。

却不想,思考到一半,他的神情突然呆滞了。

柳况不由疑惑道:“你怎么了?”

明长宴突然回光返照似的,道:“镯子。”

柳况莫名其妙:“什么镯子,镯子不是在你的手上吗?”

明长宴的脑子突然连起了一根线,他浑身一震:“不好,我竟然送人了!”

柳况听得云里雾里,伸出一只手,正要抓住明长宴。谁知,明长宴跟一阵风似的就窜出去了,他堪堪摸到了对方的衣角。

明长宴直接飞身往百花深处跑去。

之前,皇后曾在永仙宫赏给他一副镯子。那时候,明长宴还挂了个“烟少侍”的名字,在皇后眼中,是个十足的女人。也正是这个时候,阿珺那孩子坚定不移的认为他跟怀瑜两人一定有猫腻。

显然,这件事由她口中传开,皇后可是她的母亲,不可能被蒙在鼓里。既然他是一个“女人”,又与怀瑜有染。

明长宴越想越惊悚,心中暗暗问道:既然如此,那皇后送我镯子是几个意思?

就算没别的意思,那以后总是要被她知道的,到时候问起镯子,他该如何交代?

皇后送他的第一件东西,竟然被他为了套情报,随随便便就送人了。

真是太滑稽了。

此时,百花深处已然近在眼前。

明长宴停下脚步。他见识过百花深处的巷子有多么难走,在没有怀瑜的情况下,他不能保证自己可以顺利走出来。

大门紧闭,红白灯笼高高挂。

百花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来这里做客的,都是你情我愿,寻欢作乐,听到的都是快活的笑声。从未见过姑娘又哭又喊,且叫声凄厉,活像厉鬼。

明长宴登时察觉出情况不对,一脚踹开大门之后,那惨叫的声音在他耳中就愈发明显。

百花深处和他上一次来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两旁的树木因为寒冬的缘故而枯死,唯见红木小路,竹席屏风,不见人影。房间内,唯有案几与杯两只,姑娘未曾出来接客,少了莺莺燕燕的欢笑,这一条道,一片空旷和死寂。

因此,惨叫声在这寂寥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悲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