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06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起初,香香挣扎了两下,但很快,她的气息就微弱下来。

白瑾看着雪,又看着她。

冷不丁,她突然开口:“我记得,上一次我这么狼狈的时候,也是下了一场大雪。”

白瑾的目光涣散,似乎陷入了回忆中:“那时候,我以为我快死了。”

香香断气时,白瑾拔出刀片,连带了一滩血肉出来,淅淅沥沥,滚烫的落在雪里。

她站起身,猛地咳嗽起来。

白瑾脸色惨白,与地上的白雪没有任何区别。

她喘了口气,说道:“但是我没死。”

原本轻飘飘下落的雪片,突然改变了方向,疾风骤雨,乱做一团。

白瑾猛地往后面急急退了几步,可惜还是没有躲过那几针。

肩上,手臂上,以及腿上。

六根通体漆黑的落月针,将她穿透。

白瑾脸色一变,猛地吐口一口污血出来。

明长宴缓缓从大雪中走出。

白瑾勉力一笑,确实阴郁至极,憎恨至极。

“你来啦。好可惜啊,明长宴,你又来晚了一步。”白瑾摸了摸怀里的一对镯子,那是赵小岚生前留给他,说在遇到生命危险时,可以摔碎自保的信物。一只镯子里装的是遇空气挥发的毒药,另一只装的则是解药。

“哼哼……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第95章听雨沉雪(四)

明长宴认识这一对镯子。

白瑾笑完之后,突然收敛笑意,道:“我想起来了,长宴公子,你也认得这对镯子。”

明长宴站在原地不动。

白瑾问道:“你为何不动?你不怕我跑吗?”

明长宴道:“你想怎么跑。”他微微一笑:“我动与不动,都可以杀了你。你跑与不跑,都会死。白姑娘,我不喜欢别人问一些十分愚蠢的问题。”

“你说得对。”白瑾哈哈的笑了起来,衣袖捂着嘴,说道:“想来,你一定是恨毒了我。”

白瑾将镯子咬在嘴里,戴了一只在手上。

她另一只断臂无法再佩戴,于是戴上一只之后,笑着问明长宴:“你猜,我戴上的是解药,还是毒药?”

明长宴看着她。

“原是只有我一个人恨你。我恨得太无聊啦,总要让你也恨恨我,这样我才好过一些。”白瑾靠在树上,一身白衣在雪中,被血染得十分扎眼,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镯子,“我真恨你,若是别人,同归于尽我也要让他给我陪葬。可是偏偏是你,到了这种地步,我还不能用这唯一的机会杀了你。”

“以为我现在还能被你用小手段杀掉?”明长宴冷漠地看了看她,“你的恨意真是来得莫名其妙,为什么恨我?为什么要杀我师弟?”

白瑾笑道:“我告诉你,你就放过我吗。”

“你无论说与不说,我都会杀了你。”明长宴从身边的梅花树上,折下一枝白梅。“你不说,那我就亲自请你开口。”

白雪中,大风刮过,梅花摇摇欲坠。

明长宴摘掉树枝上的白梅,将它放在怀中,一根孤零零的树枝,好似一把利刃,直逼白瑾面前。

白瑾退后一步,一动,埋在身体里的真如同有生命一般,绞着血肉,疼痛难忍。

她说道:“你用梅花树枝与我打?长宴公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明长宴道:“足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