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08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嫁衣阎罗停顿了一会儿,徐徐说道:“你的心乱了,真气就乱了。此刻想要胜我,恐怕有些难度。”

明长宴正欲上前,冷不丁,嫁衣阎罗忽然朝着远处看了一眼。须臾之间,她一踩地面,拔地而起,跃入梅树林深处。

也正是此时,明长宴浑身脱力,被赶来的李闵君拽了一把。

“你怎么回事!”

他大惊失色。

明长宴嘴唇苍白,“回去说。”

李闵君转头,看向地上的香香,脸色一白:“她、怎么、你!你怎么会失手!你跟谁打了?”

明长宴道:“嫁衣阎罗。”

李闵君愣了下:“谁?嫁衣阎罗?你被他打伤的?”

他说了一半,看到明长宴的神情,突然闭嘴:“好。我看,这不是一个说话的时候。你先回去把伤口处理好,嫁衣阎罗这人,现在不收拾,以后也要收拾他。”

明长宴望着远处。

李闵君弯下腰,将香香抱起。

“还有一丝气息,她还活着!”想来是因为白瑾重伤在身,失手了,只不过,明长宴现下已身心俱疲,无心再想其他。

明长宴闭上眼,转过身,跟上李闵君。

“走吧。”

风雪中,白梅下。

白瑾气息微弱,已然无力回天。她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冷,此乃失血过多的症状。

片刻之后,她开口:“我想回百花深处。”

抱着她的人,轻功十分好,从白梅林到百花深处,不过一炷香的距离。

白瑾抿着唇,双目的视线逐渐模糊,能看清的东西也越来越少。她本能的抓着这一身嫁衣,十指用力之狠,手背上隐隐现出了青筋。

她感到身体微微回暖,应是从雪地中,到了房间内。

一股似有似无的香,萦绕在她的鼻尖。

白瑾记得,这是她卧房的熏香。

“去门口。”

百花深处的卧室门口,乃是一个圆形拱门。

楼下,是成片的积雪。

屋内烛光跳动,嫁衣阎罗坐在圆形拱门内,沉默,并一句不言。满天飞雪,时快时慢,上下纷飞在二人面前,亦无言。

白瑾叹息一声,闭上眼:“我似乎快要死了。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无人应答。

白瑾道:“算了。你从来不和我说这些。你是不是恨我去找明长宴,怀了你的好事。我偏要去找他,我恨他,他也应该恨我。”

依旧无人应答。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上一次,我快要死了,结果遇见你,命大没死成。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要死了。”白瑾不在乎那人说不说话,一直以来,她替对方做了无数毫无道理之事,她也从不过问缘由,白瑾兀自道:“你别救我了,我的手臂断了,不好看,救活我了,我也要自杀。”

白瑾完好的手顿了一顿,慢慢摸索,抓到了她的面纱。轻轻一扯,红色沉重的面纱,层层叠叠,落在她怀中。

一张漠然,冰冷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白瑾张了张嘴,叹息一般喊道:“云罗。”

“你是不是也恨我。没有我,你便不会被中原的军队抓住。你救我的命,我现在还给你,我不要活了。”

“我真恨他。我若杀了他便好了。”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那么在意他……他……我不能用他给我的东西杀了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