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09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白瑾心中依旧怨恨,不甘,堆积在一起,她的意识渐渐混浊,空中的雪,将她的记忆和神智,一同带回了数年前的大雪中。

穿着红衣骑马装的少女笑得十分灿然,声音如同从水下传来,朦胧混沌:“你没有名字?我头一回来中原,却从未见过没有名字的人,中原的人都没有名字么。要不然,我给你取个如何?‘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昭昭在前,离离在后,如何?”

“看你也是个小乞丐,你怎的要嘲笑我,我家破人亡了,还不惨么?逃跑怎么啦?将来,我做了天下第一,就封你当天下第三。然后振兴我的国家,把中原打得落花流水。看谁敢抓我。”

几片鹅毛雪,被风吹着,卷着,滚着,落在了身穿嫁衣之人的脸上。

白瑾闭上了眼,轻轻叹了一口气,问道:“南柔的雪,真的是红色的吗?”

华云裳脸上的雪融化成水,顺着脸颊,缓缓落下。

冷不丁,白瑾的脸上,被这一滴雪水,无声的砸了一下。

她微微一愣,随即泛起笑意,微微喘息了两下,眼中的瞳孔光芒骤然消失。

烛火又跳动了一下,风雪刮得愈发猛烈。

死寂一般的气氛凝成了水雾,逐渐蔓延开。

片刻后,华云裳徐徐开口:“我骗你的。”

只是,再无回应。

她站起身,将白瑾的身体放在床上,摘了头上新嫁娘的发饰,挽起头发,推开门,一声尖锐的唢呐,突然拔地而起。

百花深处,丧乐大作。

第96章大宴封禅(二十三)

李闵君道:“楼下有医馆。你先上楼,我把香香姑娘带去医馆里医治。”

明长宴看了他一眼,李闵君补充道:“有什么事回来再说,你去把衣服换了。”

二人回到元和坊,因没有带伞的缘故,衣服上都积了一层白雪。

李闵君目光落在他左肩上,明长宴一路无言,现在到了客栈表情也是木木的,神思不知道游到了哪里,好像都不记得自己肩上也受了伤。李闵君狠狠叹了口气:“算了!你跟我一起去医馆!”

比起香香的伤势,明长宴肩上的伤口就显得不是那么严重。

包扎之后,李闵君取了一件厚厚的大衣,给明长宴披上,若是三年前,明长宴是断然不需要这些厚衣取暖的,那时的他还身强体健,就算是在冬天也只是随意多套一两件衣服。现在他下雪天出去晃荡了一圈,还受了伤,这会儿思维又神游在外,甚至没注意到自己浑身冰凉,双手都冻得有些发紫了。又因为伤口在肩上,寻常的衣服穿起来就十分吃力。

李闵君赶紧又烧起了火炉,兑了一碗热奶茶,递给他:“我知道你现在怕冷了。忍忍吧,伤口这么大,衣服不好穿得太多。”

明长宴接过奶茶,三两口喝完,默不作声,与他平时的模样大相径庭。

李闵君叹了口气,坐到对面,开口:“说说吧,祖宗,是怎么一回事。”

明长宴抬眼看他:“我今日与嫁衣阎罗交手,从她的身上,抓下来了这个。”

他将华云裳的玉佩放在桌上。

李闵君在天清,也算与华云裳朝夕相处,又怎会不认识这一块红玉。当即,他的脸色就变了。但是没有变得特别厉害,毕竟在之前,就已经得知华云裳的嫌疑十分大,只不过是一直未有确认。

可怀疑是一回事,真正确认了事实,又是另一回事。他顾忌着明长宴的心情,李闵君道:“那么,你是确认了,嫁衣阎罗就是华……华云裳?”

明长宴点头。

“与她交手之间,我就愈发怀疑,十几年过去了,她的招式上还有小时候的影子。”

李闵君道:“这样一来,就完全说得通了。当年,杀了万千秋门派上下的,就是丑观音。这丑观音如果是离离,那么说明,她是一直为华云裳办事的。那年灯花宴,正好赵家就找了离离来请灯。她在临安,刚好就解决了万千秋。”

“同年,我记得,还有嫁衣阎罗灭苟家镖局一事。她留下活口,故意到天清来引你出山。然后又趁你出山,杀了活口,嫁祸于你。江湖上,有不少传言,说你就是嫁衣阎罗,或者说你就是雨阵。你觉得,是她故意引导的舆论吗?”

明长宴道:“如果引导舆论,大概跟小寒寺有关系。”

李闵君:“小寒寺恨死你了,什么关于你的谣言他们不去插一脚。不过,被庄笑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之后,小寒寺在华亭消停了很多。剩下的一部分活下来的和尚,全都去大寒寺里住着。”

他说完,又倒了一碗热奶茶给明长宴。

明长宴没喝,李闵君道:“我加了很多糖的,保证喝不出茶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