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10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他喝了一口,李闵君问道:“你身上的伤口还痛吗?”

明长宴顿了一下,摇头。

李闵君看他六神无主的样子,自己也颇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他曾经从未见过明长宴如此状态,在他的印象中,明长宴永远是一副游刃有余的自信,总让人觉得谁都不可能伤害到他。李闵君心里十分担忧,不免显露出几分忧愁,觉得靠自己是无法安慰对方几分的,不由得就想到了怀瑜。

他虽然平日里总是嘴碎明长宴和怀瑜,却不是真的不顺眼怀瑜。看到明长宴这副模样,李闵君第一个就想向这位小国相求助,毕竟这几年来,陪在他身边最多的是怀瑜,暗道:此事把他闹成这样,我要不要去找一下云青。

李闵君叹息道:“要不然,我去给你把云青找来吧。”

明长宴心里一动,说道:“啊?”

李闵君十分无奈地看着他,开口:“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而且还受着伤呢,一直以来都是他给你医治的吧,我去请他来,给你看看。”

明长宴终于回过神来,道:“……哦,知道了,不用,不用麻烦他,你别告诉他了。”

才分开没几天,自己就又把身体搞伤了,大宴封禅都还没到,让他又心生了几分愧疚。明长宴转移话题:“大宴封禅的令牌分下来没?你们是几个时辰的?”

李闵君见他岔开话题,于是自己也不多问,回答道:“明日去领令牌,我本来想通知你,结果出了这事儿,耽误了。”

明长宴摇头,问道:“怎么会明日领令牌,往年不是早早就有吗?”

李闵君:“今年报名大宴封禅的人数增多,江湖日报正在加急赶制铜令。其中内情,你也知道,无非是中原不行了,多的是人想来分一杯羹。但是你现在的伤……”

明长宴道:“小伤而已,到了大宴封禅,我自然就好了,你无需担心。”

此时,门被推开。

“大师兄!”

明长宴神色一凛,恢复了平日的笑意。李闵君明显的感受到,他身上某种气氛,一下子变了。

秦玉宝捧着一大团雪球进来:“好大的雪!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李闵君笑道:“你们在临安长大,当然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他说完,眼神落到秦玉宝手上,脸色大变:“你妈的!你直接用手拿的?秦玉宝!你找死么!嫌自己命太长了是吧!”

秦玉宝双手冻得通红,悚然一惊,连忙往门外跑:“我不是故意的二师兄!我不小心用手拿的!”

李闵君猛地站起来,抓起墙上的剑,拔剑出鞘,扔了剑,拿上鞘,将其反转一翻,秦玉宝还未跑到门口,便被狠狠地抽了一屁股。

他手上的雪团子掉了一地,正好撞上进来献宝的花玉伶。

此人手中也捧着一大团雪,跟秦玉宝一撞,迎面就看到了李闵君的剑鞘。

他“啊哟”一声,大腿就被抽了一下。

李闵君眉头一皱:“好,很好,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秦玉宝连忙往明长宴的位置跑去,明长宴倒了一碗热茶,端给秦玉宝。

秦玉宝捧着喝了几口,那头,李闵君也揍够了,拧着花玉伶耳朵,将他往桌上按。

燕玉南进门,就看见自己两个小师弟一个比一个乖巧的坐在桌前。

他松了一口气,暗道:果然不听我的话,只听师兄们的话,现在,我终于轻松一些了。

李闵君收了剑,开口:“等雪一停,就去把铜令领了。”

秦玉宝揉了揉屁股:“二师兄,你以后揍我,能不能别揍我屁股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还老打我,好丢人。”

李闵君哼道:“你也知道不好意思?这么大个人了还在外面玩雪?”

“这个屋里为什么这么热啊?二师兄,你怎么烧了两个火炉?”秦玉宝抿着唇,又看向明长宴。“大师兄,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

明长宴微微笑道:“是吗。可能是你的错觉。我的脸色怎么不好了?”

秦玉宝抓了一把头发,说不出个所以然。

李闵君道:“都什么时辰了,还在这里闲逛,都去睡觉。大晚上的不准跑出去玩雪,听见了吗?明天早上回来喊你们起床的,你,秦玉宝,你最会赖床,晚上我要来查寝,若是你敢偷偷躲在被子里看话本,我第一个找你麻烦!”

一通说教之后,将几个小孩儿赶回了屋子。

第二日一早,雪停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