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1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她看向明长宴,咬牙切齿,呵呵一笑:“好久不见啊,小崽子,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明长宴道:“报名会禁止私自斗殴,海先生不会要因为这个失去比赛资格吧。四年一次,劝你三思。”

李闵君莫名其妙道:“你怎么惹到这种女人了?”

明长宴开口:“我没惹,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海津道:“你没惹?难道我手上的针眼,是我自己扎出来的吗?”

她拉开袖子,果不其然,手臂上,两枚细细的针眼,赫然还没有消退。

落月针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用针之后,伤口极难消失,并且还会出现诸多的后遗症,让人不胜其扰。

针,在武林中,并不是一个很稀少的武器。

用针的人十分多,方才站在那里一排的“一念君子”,几乎人人都是用针的。

但是用针能伤到海津,那就值得一提了!

李闵君看向明长宴,明长宴没有动作。

反而是方才对人爱理不理的冷漠蛇女,淡淡地往这一边瞥了一眼。

远处,道深和尚听到“针”一字,条件反射地朝此处走来。

“谁用针?谁会用针?”

李闵君压低声音:“小寒寺的道深和尚,麻烦的人来了。”

小寒寺过去这么多年,一直被明长宴压着,本就恨死了用针的人。加之后来被庄笑一把火烧光了新寺庙,结果庄笑也是用针的人,小寒寺岂能不更恨“针”?

因此,来者气势汹汹,四五个和尚一拥而上。

原本稀疏的气氛,一瞬间就紧张起来。

李闵君不由吐槽道:“明长宴,你真是一个行走的麻烦。这样都能被你挑起来一场小混乱。”

“先说好,这不是我挑起来的,是他们自己围拢过来的。”明长宴尚且还有心情反驳,“还好来的是道深,不是道真。上次是给蒙混过去了,这次要是他看到我俩站在一起,准要炸开锅了。”

道深和尚拨开人群,喊道:“哪位用的针!站出来让老衲瞧瞧!”

海津看见对方是和尚,并且,还是小寒寺的和尚。几个和尚一出现,就不免让她想起,自己刚来中原时,被几个自不量力的和尚调戏的事情。

气不打一处来,海津抬脚踹翻了边上的凳子。

不能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

动静一出,引的原本往上走的人流,纷纷停驻在此处。

众人都想看看出了什么事,于是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瞧。

海津哼哼一笑,狂妄道:“好啊,真是人来齐了。讨厌的中原男人,讨厌的中原和尚!”

道深和尚认识海津,虽没有打过照面,但是一直听闻外邦有一嚣张女子,在京都横行霸道,拦路小国相的马车,甚至差点儿与小国相起了争执。

于是,见到海津,他说话礼让三分:“阿弥陀佛,小寒寺问心无愧,做事光明磊落,不知是哪里得罪了海施主?再者,贫僧等人不过是向来查看用针之人一二,并无冒犯海施主之意,为何一上来海施主就对贫僧恶语相向。”

海津嘲弄道:“死秃驴,还挺会装!怎么调戏女人的时候没想到自己是和尚!”

道深脸色一变:“这、这——”

他暗道:这怎么可能!他何时去调戏过女人了!

道深双手合十,说道:“我寺中,确实有胡作非为之辈,恐怕是哪一个不懂事的小和尚冒犯了海施主,还望海施主海涵。若是海施主不嫌弃,他日贫僧定当登门道歉。只是现在,海施主是否能告知贫僧,是何人伤你双臂?”

“你还敢问我的住址!?”海津听到此言,更加气得炸毛,直接忽视了后面半句,“我凭什么告诉你?”

道真被海津的气势吓退了两步,开口:“没有没有,贫僧不是这个意思,只怕是一念君子出来作乱。”

一念君子!

四字一出,人群中小小沸腾片刻。

听到一念君子,海津终于冷静下来,十分轻蔑道:“一念君子?哈哈,他不是早死了么?你现在是搬出他来吓唬我?哦,你要说那些穿着黑衣服的人么,一群废物,也配当天下第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