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18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原是对药香味不敏感。他自幼身体便极好,不轻易染上伤寒,或是其他的疾病。因此,吃过的药也寥寥无几。谁知烟波江一战之后,直接击垮了他的身体,吃药就跟吃饭似的频繁,一日三餐,顿顿都不能少。

除此之外,还有怀瑜研究出来的药浴,久病成良医,明长宴现在都能靠闻味道,判断出怀瑜给他拿的是什么药。

止血的,总是不会跑了。

他见怀瑜的心情不是很好,于是可以岔开话题,问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不在上面待着,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怀瑜不答,熟练地解开明长宴的上衣。今日与以往不同,长宴被他解开上衣,不知道怎么的就一阵心虚,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说道:“我来吧!”

怀瑜却只是轻轻将他的手推到一边,自顾先将明长宴肩膀上系的那件黑裘白毛的披风给解下来,屋中虽然没有外面那么冷,但没有点火炉子,却是也把他冻得颤抖不已。

“我好冷啊!”

手中空无一物。

明长宴的汤婆子在刚才被扯进屋子的时候,不慎掉落在外。这会儿也不知道被人群踢到了那里去,总之是再也找不回了。

离了这东西,他的手顿时凉的像冰块,苍白如玉,似乎冒着丝丝寒气。

怀瑜剥了他半边衣服,三下五除二的重新处理了一下左肩的伤口,弄上了一层药粉,果不其然,经由他处理,全然比外面的江湖郎中好不知道多少倍,左肩的疼痛立刻轻了不少。

放下药,怀瑜将他的手捉住,握在自己手心中。

明长宴得了暖处,嘻嘻一笑,浮夸道:“哇,我好大的面子。小国相亲自替我暖手。”

怀瑜眼皮都不抬,淡淡地问道:“你的伤怎么来的?”

伤口之深,绝对不是明长宴自己不小心弄上去的。

天下能伤他的人少之又少,怀瑜心中猜出了七八分,但是却非要听明长宴亲口跟他解释不可。

好在明长宴也从来不瞒着他,直接把自己遇到香香以及华云裳的事情全盘托出。

怀瑜捏了捏他的手心。

明长宴道:“现在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这下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我十分不解,今年为什么要造这么多宫殿。宫殿内,为何有这么多草药的味道?”

怀瑜看了他一眼:“你一口气问这么多,我怎么知道先回答哪个?”

明长宴笑道:“那你就先回答我,你为什么在这里。”

怀瑜闭嘴不言。

明长宴脸上调侃之意愈发嚣张,拖长了调子说道:“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半路来截胡的?”

怀瑜看着他。

明长宴道:“你好大的胆子啊!小怀瑜,你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吗,是天下第一!哎,你就这么单刀匹马的下来了,不怕我么?我现在可是恢复武功的人了,你可别把我当以前的样子看!”

怀瑜道:“你不想听接下来的回答吗。”

明长宴顿时老实了:“想。”

怀瑜道:“宫殿内的草药,是用来点燃的。”

明长宴微微一愣:“点燃?”

怀瑜道:“没错。为了防止大宴封禅的时候外邦造反,如果皇宫中的军队抵御不住,那就烧了这些草药。不过,草药中没有毒,只是会让人不停地掉眼泪,五日之内不会好。”

明长宴道:“看来,这个草药一定是我非常不喜欢的草药。”

怀瑜道:“你从来不喜欢任何一种药。”

明长宴也不反驳,他站起身:“我现在不能跟你多呆。李闵君还等着我去拿铜令。”

他想走,却又忍不住多停留了一会儿。

二人的手,还交缠在一起。十指相扣,明长宴的手已经不那么冷了,他在怀瑜的手心中轻轻搔了一下。

“我不打扰你了,之后再来找你。”

说完,松开手,明长宴推开门,往外跨出一步。

在里面耽误了一会儿后,众多人群,已然通通到了太微庙的空地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