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24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首先,是十分困倦。

不巧的是,他首轮出赛,也正是夜间。明长宴叹了口气,琢磨着瞒住怀瑜,去医馆里抓点什么药,能强撑过晚上的,一边就这么睡去了。

如此,过了两三天,明长宴肩上的伤口,终于好得差不多了。

这一日晚上,他躺在床上,翻出枕边的风月话本,打算看两页之后。

一靠近床,一阵风袭来。

窗口,未点燃的花灯摇摇晃晃。

它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却吸引了明长宴的注意。

这盏六瓣花灯,正是怀瑜在庙会当晚买下来给他的花灯。

说来,原本是自己打算送怀瑜的,结果没想到,最后还是叫怀瑜买下来给了自己。

花灯中的蜡烛早就燃烧殆尽,只有一块僵硬的红蜡。

明长宴索性不睡了,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最后将桌上的蜡烛取下来,掐了一截,放在花灯中。

忽明忽暗,这盏灯,重新亮了起来。

它虽然亮,却完全不敌那晚上的光彩夺目,只觉得怎么看都少了点儿东西。明长宴掐指一算,接下来自己又要有好几天不见怀瑜了。

他叹了口气,弹了弹花灯,心道:等大宴封禅一过,我便哪儿也不去。

困意席卷上来,明长宴闭上双眼。

四日之后,大宴封禅的初赛,正式开始。

第100章大宴封禅(二十七)

一大早,明长宴就自然醒了。

李是闵君热了一碗羊奶,放在桌上还没有多少时间,便被明长宴端起来,一饮而尽。

他打了个嗝,李闵君道:“我奶呢!”

明长宴岔开话题:“什么时候出发?”

今日,便是大宴封禅的初场。

李闵君道:“你又不是早上的场次,这么急做什么,吃了中饭再走。”

明长宴道:“不要对任何一支队伍掉以轻心,我现在去,还想看看今年大宴封禅的初场是怎么比的。”

他看了一眼门外,推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再者,现在也已经不是早上了,最早的两场比完了吧。”

李闵君道:“你也知道不是早上。玉宝都打了两套剑法,你才起床。”

“本人最近修身养性,以准备大宴封禅,你这个什么力都不出的人,有什么资格质问大师兄?”明长宴十分神气地把双手张开,“给本人把一念君子的装备献上来。”

李闵君敲了他一榔头,将明长宴的一身衣服破烂似的扔到他头上,道:“你当这里是九十九宫?那云青难道是这么惯着你的?自己穿!”

闻言,明长宴心想,怀瑜好像平时还真的是这么惯着他的。

秦玉宝小跑进屋:“大师兄,你醒啦!我们赶紧去太微庙吧!”

花玉伶紧随其后,“咦”了一声。

原因无他,明长宴今日穿着打扮,与当年在天清的时候无差。

乍一看,好似回到了三年前。

明长宴拾起桌上的斗笠,戴在头上,黑纱却并没有放下,而是别在帽檐。

“走吧。”

花玉伶道:“大师兄,你的刀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