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27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你自己小心一点。”

中午,稍作休息。

明长宴望向观战台的最上面,帝后已经立场。

晨起,那华盖之下,就被遮了一层厚厚的帘子。据说,皇帝就在帘子之后。

对此,明长宴深感怀疑。

上一次,他见到皇帝之时,对方已经在龙床上奄奄一息。如何又能走那么远的路,来到太微庙?

明长宴暗道:此事大有古怪,我要马上见怀瑜一面,问问清楚。

他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趁着晌午停赛的半个时辰,立刻往太微庙之后赶去。

明长宴戴着斗笠,走在人群中,并不是很显眼。

现场,“一念君子”众多,他只是其中之一。

绕到太微庙的后边,人就逐渐减少。此处,是中原皇族大臣休憩之处,十三卫重重把守,没有令牌,绝不可能进入。

不过,他进皇宫都如同进自己家门,越过几个十三卫,轻而易举。

就在他准备翻墙的时候,冷不丁,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明长宴听闻此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浑身发冷。僵了一僵,他恢复常态,轻飘飘跳到墙上,又从墙上飘至树上,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废物!”

这一句,是大月国的语言。

说话的人,是一名英俊的中年男人。他虽生的好看,但脸确实怒极到了扭曲的程度。并且一抬脚,就将其中一名浑身是伤的侍卫,踹翻在墙上。

那侍卫被踹在墙上,狠狠地吐了一口血,落在地上之后,连忙爬起来,磕头道:“国主,属下无能,望国主宽恕!”

明长宴面无表情,死死盯着。

这一幕,勾起了他十分不好的回忆。

那位被称作“国主”的男人,方才那一脚的力道,明长宴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回忆出来,踹在身上有多狠,有多痛。

因此,此人,正是他的父亲。

明长宴肖母,唯有一双眼睛与大月国主相似。

对方踹完了一脚,似乎还没有解气,又抽出鞭子,狠狠的抽在那人身上。一块铜令,从侍卫的怀中落下。

凭借明长宴对他这个便宜老爹的了解,被他全力殴打的这个侍卫,多半就是方才在初赛中落败的大月国选手。国主生性残暴,这些侍卫一旦落败,等待他们的不是自己的死期,甚至,迁怒于他们的家人,让他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侍卫怕极了,被打得一声不吭。

明长宴知道,越是叫唤,被打得就越多。

他幼时没少尝过此等毒打,往往痛得满地打滚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若是秦桢在也就罢了,他断然不敢如此嚣张,怕的是秦桢不在,明长宴就是哭死,也不会有人来救他。

往事翻腾至心中,明长宴抿着唇,眼底隐隐泛起恨意。

却不料,就在此时,一丝若有若无的暗香飘来。

明长宴微微一愣,回过神来,懒得看自己便宜爹揍人,立刻跳下树,寻着暗香前行。

果不其然,刚拐弯,便看见怀瑜一人独行。

他心中那股烦躁感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欢喜。

明长宴三步并两步,往前走去,冷不丁伸出手,从背后捂住怀瑜的眼睛。

“小公子,你可知道你走的这条路是我家开的?”

怀瑜淡然开口:“不知道。”

明长宴道:“那你现在知道了。本少侠要打劫。”

怀瑜没作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