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4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何出此言?那时候,你已经不在大寒寺了?”

宗禄:“贫僧若在大寒寺,就不会有围剿你的这一出了。小施主,你可知道雨阵?”

明长宴微微一笑:“我怎么不知,这可是我的老朋友了。难道你没有听过江湖传言,说一念君子就是雨阵吗?”

宗禄道:贫僧当然知道雨阵不是你,毕竟当年你被逼死,就是雨阵的手笔。”

明长宴奇道:“这说得就很有意思了,当年我是被六大门派所逼,自己跳进了烟波江,为何这又是雨阵的手笔呢?”

宗禄端起一碗水,喝了一口,缓缓道:“你死后,江湖上被灭的门派,只有一部分是庄笑歪打正着,算到了你头上。他如今被拿出来当做挡箭牌,但并不是所有门派都是他做的,还有一半,则是雨阵肃清。”

明长宴道:“那么雨阵是真的肃清江湖中心术不正的门派吗?”

宗禄问道:“什么是心术不正?心术正的是朝廷,心术不正,就是违背朝廷的门派。雨阵要肃清的,就是这一批人。”

明长宴道:“包括我。”

宗禄点头:“包括你。小施主既然夺得苍生令,又不服从朝廷,可想而知,是留你不得。”

明长宴并不完全苟同,道:“可我从未接触过雨阵,他又是如何杀我的?”

宗禄道:“你怎么知道你从未接触过?你认为你只是运气差,只是杀了个万千秋,就被六大门派忌惮,最后逼死的吗?他们怕你是雨阵,怕你一言不合灭了他们,怕你出道多年却不曾露面,是对中原武林有所企图,这背后难道就没有一个推手吗?”

明长宴正了神色:“这么说,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确实存在?”

宗禄道:“你没接触过,你怎么知道。”

他听罢,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但是不敢确认。他杀万千秋,就这么巧的被一人引导。什么人武功与他相仿,甚至在他之上。又是什么人与三王爷来往密切,与大月国主也有所交集。明长宴抿着唇,一言不发。

其实,答案十分明显。若此人是华云裳,那就说明她从到中原,二人相遇开始,就全都是她布的局!

明长宴双手握拳,又松开,闭上眼,又睁开,最后,吐了一口气出来。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宗禄道:“既然阻止不了你,起码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他继续问道:“那关于雨阵,还有其他的消息吗?你说的三王爷的那一名门客,又是什么来头?”

宗禄道:“贫僧不知。三王爷对她言听计从,无人能撼动她的位置。”

明长宴道:“难道是什么妖女么?三王爷这模样,倒像是感情用事了。”

宗禄道:“贫僧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些。小施主,你若是没死,雨阵一定会在找机会对你下手。此人深不可测,玄妙非常,还望你多加小心。”

明长宴道:“如此说来,我讨厌雨,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沉默半晌,宗禄突然开口:“还有一事,贫僧有求于小施主。”

明长宴道:“和尚请说。”

宗禄道:“此事过后,贫僧可否去见一面天牢里的那位小朋友。”

明长宴道:“小朋友?庄笑?他还在天牢里关着。你要见的话,也不该跟我说这件事情,你应该去找怀瑜。”

宗禄笑了一声:“找你不是一样的吗?”

明长宴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移开视线。

从破庙中走出来,雨势已经收了不少。

老和尚不同他一道,明长宴便独自往太微庙走。

到了观战处,他晃晃悠悠,找到了李闵君。

此时,观战台上都撑起了华盖,或淋着雨观战的,或躲在华盖之下观战的,当然,也有自己带伞的人。

明长宴就是其中之一。

李闵君看到他,目光凝聚了一瞬,等明长宴上来,他又说道:“要死啦!你还知道回来!”

明长宴将伞递给秦玉宝,答道:“你干什么?李闵君,你真是越来越像一个泼妇。”

李闵君咬牙道:“我像一个泼妇?那是谁逼的!你到是快活得意的很,说走就走,下次麻烦你不回来的话,能不能跟我们打一声招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