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53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自己听了一会儿,发现开头都是他那个便宜爹辱骂手下,并且,听来听去,从小听到大,拢共也就那么几句。他发了个白眼,心情十分糟糕,于是转头看向怀瑜,谁知,怀瑜也在仔细听着。

明长宴微微诧异,原因无他,看到怀瑜这副模样,分明是听得懂大月国的语言。可是,年前的时候,他还跟怀瑜一起去见过小铃铛,那会儿怀瑜还需要柳况在一旁充当翻译。

他稀奇道:“你什么时候学的?”

怀瑜道:“我不能学吗?”

二人只做了口型,并未开口说话。明长宴心中十分佩服,怀瑜若是要学大月语,定是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内学会的。这一年,他还跟着明长宴东南西北的跑,明长宴就从来没看他什么时候得空过。万万没想到,也正是这么一点挤出来的时间,竟然真是叫他学会了!

他赞叹:天赋极高!

另一个房间内,大月国主终于打完了,也骂了一个够。

鞭子虎虎生威,鞭鞭带血。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

明长宴微微一愣,暗道:他做什么?

等不及那头的门开,明长宴身体已经先一步动作,从趴在墙上,变成了趴在门上,两间卧房离得极近,明长宴不敢开门,只紧紧地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武功已臻化境者,如明长宴,只消听声音,就能辨别出身边的动静。加之明长宴晚上瞎惯了,对黑暗中的动静感知十分敏锐,不消片刻,脑海中就能勾勒出门外的场景。

冷不丁,国主的声音重新响起,质问道:“寇巴呢?”

明长宴连忙捂住耳朵,同时,背后也出现了轻微的动静。想来怀瑜也是全神贯注的在辨别门外的动静,大月国主突然这么大一嗓门,将他也吓了个措手不及。

明长宴捂住耳朵的手,换成捂住嘴,身体细微地抖动,极力克制自己不在这个紧张的场景下笑出声。

怀瑜戳了他一下。

明长宴立刻像只鹌鹑,一动不动。

门外,一人回道:“回禀国主,寇巴统领今日受了轻伤,还在医师那处治疗。”

国主愣了一瞬,不耐烦道:“受伤了?怎么会受伤?伤在何处?”

闻言,明长宴也跟着愣了一瞬。很快,他心中翻腾不已,国主的这个反应,他从来没有见过。当年,他的亲生儿女命悬一线,此人都冷漠不已,不闻不问。如今,倒关心起一个下属的伤情了?实在嘲讽至极。

一时间,百感交集。

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响起,明长宴屏气凝神,收起自己的气息。

听侍卫喊道:“哥勒勒大人。”

明长宴眉头一挑:哥勒勒?哪儿来的人物,我怎么没听过。

来的是两个人,一人脚步稳妥,俨然是身强力壮之人。一人脚步虚浮,略慢些许,似乎受了些轻伤。明长宴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下午的场景,看来,这两人,一人便是被怀瑜中伤之人,也就是那位寇巴,另一强壮之人,就是下午和寇巴站在一起的人。

看来,他的名字就是哥勒勒。

大月国主的目光落在寇巴的肩膀上,眉头蹙起:“被何人所伤?寇巴,我养你并不是养个废物,你知道你还有事情要做,现在初到中原,你就是这么狼狈给我看的?”停顿一会儿,又道:“他伤了你,你杀了他没有。”

寇巴脸色一变,迟疑片刻,刚要说话,却被哥勒勒插嘴。

“他根本就没有还手!像只过街的老鼠看见了猫,吓得夹起尾巴就跑!”哥勒勒的愤怒言于表面,似乎早就等着像国主告这一状:“寇巴不但自己跑,还拉着我跑。要不然,我早就冲上去将那人杀了!”

寇巴说道:“胡言乱语,那人岂是你想杀就杀?”说完,转头看向国主,单膝跪下,右手背至身后,此动作乃大月皇室的礼节,代表绝对的忠诚,和为其生死不顾的誓言。“国主,伤我之人,是中原的国相,云青。”

国主道:“云青?”

寇巴道:“想来国主也听过他的名字。”

明长宴心里一跳,听得更加仔细。

国主道:“此人倒是一个可造之材,早年本王便听过他的名字。听闻他天资卓越,年纪轻轻便已经权势滔天,跟我那个废物儿子不一样。”

寇巴迟疑道:“可是小王子?”

国主道:“不是他是谁?成天只会搞一些歪门邪道的野路子,不务正业,玩物丧志,活着没有一点用处,不如死了算了!”说完,又改口:“不过,也不算完全没用,至少,给了本王一个攻打中原的理由。”

明长宴听完此话,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难受。

国主说完这一句,还嫌不够,又惋惜道:“如果云青要是我儿子,恐怕大月早已拿下中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