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5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看来身为大月国主,他爹真是尽失人心。

甫一出来,冷风一吹,冷雨乱拍。怀瑜撑伞,直接从窗口轻功跃起,直直往另一层楼房飞去。明长宴整个人牢牢的挂在怀瑜身上,手脚缠着他密不可分。饶是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够用力,不够紧,冻得他瑟瑟发抖。

怀瑜的手牢牢箍住他的腰,明少侠的腰相较男人来说,简直细得可怜。此刻这把好腰紧紧的贴着怀瑜。

雨势很大,哪怕怀瑜撑着雨伞,也避免不了被雨乱打的惨剧。他将脸埋在怀瑜的心口,隔绝了大雨的气味,暗香扑面,明长宴感到了一丝暖意。

等到了九十九宫的时候,明长宴还耍赖挂在他身上,不肯下来。

怀瑜收了伞,直接往楼上走。如此这般,明长宴终于挂不住了。他跳下来,拧了一把衣服,拧出了一滩水。

“这下坏了,他今晚上一定会大发雷霆,并且睡不好觉。说不定,整夜都会在想,是谁潜入他的驿宫,偷听他说话。”

怀瑜道:“你是说夏提。”

夏提,便是指大月国主。

明长宴道:“夏提是大月的皇姓。他生性多疑,本来我是不打算让他发现的,可惜,怪就怪今晚上下了场雨。说来也是我倒霉,本来都要走了,偏偏这个时候,那扇窗硬是要响一下?”

怀瑜道:“备好热水,泡药浴。”

明长宴听到药浴,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怀瑜道:“你今夜淋了雨,按照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十有八九要得风寒。”

他心中只道,怀瑜也太大惊小怪了,哪有淋一场雨就得风寒的,那他未免也太金贵了。

明长宴道:“这可不行,我还要比赛呢。”

怀瑜开口:“近几日,你的比赛已经没有了。等两日后,十二人分两组比赛时,你再上场也不迟。”

明长宴三下五除二脱了外衣,怀瑜取过架子上的大裘,给他裹上。

明长宴道:“听你的意思,难道我这几日都不用出九十九宫了吗?”停顿了一下,他终于想起了正事道:“你跟我说说今天的晋级情况。”

“段旻,还有大月刚才的二人都晋级了,还有……”怀瑜顿住,想了想。明长宴看了一眼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微妙,过了一会儿,怀瑜道:“海津。”

明长宴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

说完,他继续补充:“你待在九十九宫的危险性低,京中暗杀盛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好在决赛之前,你留在这里好好修养身体。”

说话间,热水已经备了上来。

明长宴稀奇道:“老实说,这根本不是现烧的吧,你是不是十二个时辰都有热水备着?”

怀瑜伸手试了试水温,紧接着回头道:“脱衣服。”

明长宴乖巧地脱了衣服,泡完了药浴。

他穿上鞋,头发披在背后,湿哒哒地滚回了床上。怀瑜拿着毛巾,将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明长宴道:“还不睡吗?”

怀瑜警告了一次:“头发擦干了再睡。”

明长宴侧起身,坐在床边,绵软厚实的毛巾落在头上,瞬间,水珠就被吸干了不少。不消片刻,他的头发便半湿不干的搭在背后。怀瑜替他擦头发时,明少侠被擦得太舒适,加之房间里的暖炉烧得十分温暖,他闭上眼昏昏欲睡,一个劲儿地往后靠。

怀瑜不得不擦一会儿就停下来,将明长宴扶正。他掐了一下明长宴的脸,说道:“不准睡。”

明长宴强打起精神,说道:“好好好,我不睡。但是人总要睡觉的。”

他顿了下,因不睡觉的缘故,索性跟怀瑜插诨打科,嘻嘻笑道:“怀瑜,你把我关在九十九宫,这个……是不是叫金屋藏娇?”

怀瑜不理会他。

明长宴这人活泼得很,怀瑜越不理他,他一个人就说的越起劲。一边说,一边还动手动脚的作怪,不让怀瑜好好擦干他的头发。

明长宴闹够了,也笑够了,痛定思痛,决心悔改,再也不闹他。叹了一口气,原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谁知,猝不及防地,他的下巴被怀瑜抬了起来。

因二人的姿势问题,明长宴不得不全身心的往后靠,直到与怀瑜紧密相贴,身体再无一丝缝隙为止。明长宴的脖子白嫩且长,扬起时弧度十分诱人,他目光专注,被强迫抬起下巴,抬头时,正好撞进怀瑜的眼中。

后者微微低头,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明长宴不由想起,不久前他那位便宜爹还妄想收怀瑜当儿子,真是把他美的,合着以为全天下的便宜都该上赶着给他捡。

他双眼弯弯,说道:“怀瑜,你猜夏提要认你当儿子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