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56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对方没有说话,气氛却无言的胶着起来。

明长宴盯着他,盯久了,眼神有些涣散,随即,像是看什么东西看痴了,嘴唇轻轻翕动,双手从床上提起,绕到了怀瑜背后,将他的脖颈往下一压,二人的嘴唇立刻紧紧相贴。

亲了一口,明长宴试探性的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下唇。他的身体因害羞而轻微发抖,就连嘴唇也跟着细微的抖动。随即,他张开嘴,含羞带怯地咬住怀瑜的下唇。

怀瑜的唇色很淡,并且偏冷,触感及软,含深了之后,明长宴又松开他,这一次,他心跳如打鼓,闭上眼,鼓足了勇气,稍微用力地搂住怀瑜的脖子,将自己完全的送了上去。明长宴含住他的双唇,舌尖毫无章法地往他口中钻去。

甫一进去,碰到怀瑜的舌头,软滑黏润,明长宴猛地一惊,炸的头皮发麻,后背的汗毛跟着倒竖起来。他的双眼又被迫的睁开了一条缝,氤氲着满眼的雾气。就在这时,怀瑜顺着他的双手,被明长宴带至床上。后者陷入了柔软的锦被中,条件反射的抬起腰,很开,又被怀瑜往前一步,顶开了双腿、

明长宴惯例亲不了多长时间,他接着分开的短短时间,大口地喘着气,却又很快被重新咬上,嘴唇被怀瑜亲泛起水光,这个吻不急不缓,却十分腻歪,总是亲不够,总是分不开。

两人的喘息声和水声在黑暗中格外敏感,明长宴眼角泛红,情动不已,没两下,眼泪就落了下来。他蹭在怀瑜身上,衣服滑了大半,露出大半的胸口皮肤,掐在手中又又滑又腻,好似奶膏。

他急急地喘了两声,带上了哭腔。却不肯停,也不肯松手,拉着怀瑜没完没了的亲。怀瑜听到他的声音,清醒了片刻,抬起上半身,看着他。明长宴被他压在身下,困至怀中,皮肤因情动而泛红,眼尾与嘴唇水光点点,头发泼墨似的铺在白色的锦被中。

明长宴的神色还未回复,眼神依旧带着些迷茫,只有手紧紧的抓着他。半晌,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不用怀瑜说任何一句话,他的脸便如同染色一样,涨的通红。猛地,明长宴扯过被子,将自己整个人裹在被子里。

怀瑜被他这个动作打得措手不及,似乎略有些委屈,于是问道:“你做什么。”

许久之后,被子里才传来他的声音:“我要睡觉了。”

怀瑜正要去扯他的被子,明长宴好似感知到了什么,将自己的被子裹得更紧,怀瑜一碰上被子,便发现里面的人羞的颤抖。

他早就摸清楚明长宴这个关键时刻脸皮薄的个性,因此不以为然。

怀瑜下床,顾自己沐浴完毕之后,重新上床。

明长宴裹着被子不给他,他就重新拿了一条,盖在身上。

谁知躺下不到一刻钟,他的身边就传来异动。明少侠很没有骨气,一点一点挪动着被子,自认为不动声色地朝他滚过来。

人不肯出来,只连带着被子一起,滚进了怀瑜的怀中。

第109章大宴封禅(三十六)

一团雪白的锦被,将他捂得严严实实。

明长宴整个人被这一床被子罩着,只寻着一股浓郁的暗香,朝着那处滚去。

撞到了暗香的源头,他停了下来。

被子里,明长宴心道:……我真的是太怂了。

一念君子,傲视苍生,天下无双,何时有过如此窘态——有么,那是有的,并且,每一次都是因为怀瑜。

他一边想一边叹息着。

这可不行,太没面子。

明长宴心中想得十分得意洋洋,但依旧不肯脱离被子。此物裹在他身上,就跟长上去似的。

说一套,做一套。

又过了一会儿,他在怀瑜的怀中安安静静地闷了片刻,终于受不住被子中高热的环境,小心翼翼地将头钻出来。

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撞在了怀瑜的下巴上,明长宴连忙往后缩了一些,一抬头,就望进了怀瑜的双眼。

他不知道看了多久,明长宴被他看着,不由自主地眨了下眼睛。

明长宴脸泛着红,这回倒不是羞的,而是被锦被给闷的。非但脸泛红,眼里也盈盈有水光,忽闪一下,他垂下睫毛,打了个哈欠,钻得离怀瑜更近,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过了许久,怀瑜都没有动静。

明长宴睡在他怀中,隐约觉得他身上的暗香愈发浓烈,到了一种撩人心神,让他不得入睡的程度了。这香再不是似有似无,反倒侵略性十足,明长宴轻轻一动,怀瑜便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没睡?”明长宴抬眼看他。

怀瑜“嗯”了一声,将他肩膀上的被子剥了下来。

明长宴畏寒,剥了他的被子后,只穿了一件寝衣的身体露了出来。夜里,他打了一个冷颤,正想要说话,怀瑜却按住他的肩膀,不允许他动一分一毫。同时,一个不容拒绝的吻也落在他的嘴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