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68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楚楚疑惑道:“吃药真的有这么大的变化吗?我看他都不像一个正常人了。”

明长宴的眉头皱的更深,心道:这才是我疑惑的地方。

前几次大宴封禅,虽然有人吃药,但是却从未有过谁能吃药吃上决赛的。这个崔成胜可以说是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明长宴道:“他吃的这个药肯定跟以前的不一样,非同寻常,小心为上。”

楚楚听罢,无语道:“你怎么这么怕死?又怕死又怕痛,你真的是习武之人吗?”

明长宴:“说来话长,我以前其实是很不怕死的,也很不怕痛。”

楚楚问道:“那你现在怕什么死?”

明长宴道:“现在觉得活着挺好,我舍不得死了。痛么,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懂,我懒得跟你说。”

正好,楚楚也懒得懂他。

明长宴突然提高声音,喊道:“他来了!”

楚楚冷哼一声,“我杀了他。你给我把线解开!”

明长宴思考片刻,道:“那可不行。我还要搞清楚这个妙手医仙吃的是什么药,不能杀他。”

楚楚来不及反应,惊呼一声,她的四肢,又完全落在了明长宴的掌控之中。

明长宴操控她,如同操控一个精致的人偶,楚楚一举一动都任由他进行设计,她分明是拿着鞭子,但是使出来的却是天清剑法。

崔成胜张牙舞爪的怪叫几声,看起来已经完全被激烈的药效冲昏了头脑。明长宴暗自嫌弃一番,心道:也不知这人到底吃了什么药,这副模样,就是出了风头,我也觉得丢人。

冷不丁,他轻轻跳起,落在另一根石柱上。

楚楚随着他的动作起舞,一举一动,一招一式,精妙绝伦。果不其然,她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立刻引起了小翠与小兰的关注。

“这人的武功不错,十分巧妙,毫无拖沓。”

小兰接话道:“不过。不过有点奇怪。”

小翠道:“哪里奇怪了?”

小兰道:“你看她用得是鞭子,怎么感觉出招的模样像是在用刀?或者是剑?”

二人说话,声音洪亮,覆盖全场。一开口,便吸引了观战场一半以上的人注意。楚楚立刻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太微庙的决战现场,地方太大,观战者眼睛的数量有限,一共两只,是不能把所有的打斗尽收眼底的。这时候,小翠与小兰的解说就显得尤为重要,两人秉着公平起见,一般都在很快的时间内,捕捉到最精彩的打斗,指引众人看向那处,然后在加以解说,令打斗更加易懂精彩。

通常来说,翠、兰二人都会在选手入场前,从柳况那里得到最新的排名,从而择优讲解。又或者有谁谁,谁谁谁给秀玲珑塞钱了,那么这一部分人也会得到重点关注。

而明长宴这种平平无奇,先前没什么风头,也无人知道的“小角色”,自然是无法吸引翠、兰二人的眼光。要不是楚楚这一套拍案叫绝的武功路数,两人说不定到了结束的时候,都无法注意到这个角落。

当然,在所有人注意到了楚楚的时候,大家也注意到了崔成胜这人。

明长宴的线够长,拉了约莫有七八米远,站在较为隐蔽的石柱上操控楚楚,被遮挡住之后,一时间竟无人察觉这处赛场还有第三人。

与此同时,柳况也注意到了崔成胜。他站起身,从观战台上往前走了几步,眉头蹙起。

片刻后,他转头,对秀玲珑说道:“崔成胜很奇怪,你是不是又暗中卖药了?”

秀玲珑打着伞,轻飘飘的晃着扇子:“柳三清,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秀玲珑还没有这天大的本事,制出来的药能把烂泥扶上墙,枯木开出花。”

柳况道:“奇了怪了,不是你,还能是谁?”

秀玲珑慢腾腾地站起来,妖娆无比得趴在木栏杆处,望向崔成胜。

崔成胜现在的模样已然是六亲不认,像条只知道往前冲,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里,他从一个正常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这药毒性之大,根本不是秀玲珑能弄出来的东西。

她慢条斯理道:“小长宴虽然说我是奸商,坏女人,可我到底也没有这么泯灭良心。你看那崔成胜现在的模样,吃的哪里是药,恐怕是毒吧?”

柳况沉思片刻,也道:“你说的不错。如果是药,就算是能提高习武之人的内力,但是也不可能让他走到决赛,如果是毒就说得清楚了。”

秀玲珑:“给他毒的人估计是以毒攻毒,激发出了他体内所有的潜力。这人到是个用毒的奇才,只可惜违背天理常伦,弄出害死人的东西。”她啧啧感慨道:“他是根本没想要崔成胜活下去。不顾人的死活用出来的毒,当然是天下无双。”

柳况道:“我去通知云青,马上将崔成胜带下场。”

秀玲珑伸出扇子拦住他:“且慢。你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他看不出来吗。况且现在还有明长宴在场上,你担心什么?要担心,也是云青担心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