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8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再多的,便没有了。

至于华云裳为什么弄个死人放在自己屋中,他一概不得而知。

站立半晌,楚之涣开口,先是讲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左右都是些大宴封禅之前,京中的变故和势力。

华云裳懒懒散散的听着,提不起多大兴趣。

直到楚之涣说道:“今日宫中设家宴,我看到了明长宴。”

“昭昭?”华云裳微微一笑,坐直了身体,似乎说到了她心思所在,“他待如何了?”

楚之涣想起今夜在宫中看到的那一幕,抬头看着华云裳,一时间,如何组织语言,如何将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委婉的表达出来,成了当务之急。

华云裳半天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嗯?”了一声。

她的手指在冰棺上敲了一敲,又顺着棺材缓缓抚摸下来。

楚之涣顿了一顿,说道:“明长宴似乎跟云青……”

华云裳笑道:“我知。”

楚之涣分明什么都没说,但华云裳却一脸了然。

“他从来不肯听我说话。”华云裳温和的笑道:“我越不要他做的事情,他就越要做。我很不高兴。”

楚之涣抿着唇听着。

华云裳道:“他若是乖一些,懂事一些,我也不必这么头疼。”

楚之涣听她这么说,忍不住问道:“华姑娘,明日就是大宴封禅,你答应我的事情,你会做到吧。”

华云裳开口:“自然。我说话算话。”

楚之涣脸色不太好,又想急切的问华云裳一些事情,从她那里得到保障。但是看到华云裳的模样,又不敢开口问她,生怕这个人笑吟吟的就把自己给杀了。左思右想,只觉得走也走到这一步,两个人都是一根线上的蚂蚱,华云裳断然不会拿自己开玩笑,一咬牙,他说道:“你要我办的事情我也办好了。”

华云裳夸奖道:“你做的很好。”

楚之涣道:“明日……”

华云裳始终不肯从冰棺一侧站起来,她右手撑着下巴,左手的五指上,虚虚的缠绕着一些死线,几根手指如同拨弄琴弦似的,轻柔的跳动两下。窗外,几只阴森可怖的纸人直勾勾的盯着楚之涣。

楚之涣背后汗毛倒竖,一刻也不敢多呆,说完事情之后,几乎是跑出屋子的。

空无一人的地下一层,黑暗中,冒出了无数个神态各异,动作僵硬的纸人,脸色煞白,唇如涂血,嘻嘻哈哈,不知从何处发出诡异的娇笑声。似打闹,又似讨论,鬼魅的看着楚之涣。

哪怕知道这些都不是活人,楚之涣的心中也不免跳空了几拍。

他知道,这些纸人杀人的本事和手段,不比任何一个活人少一分残忍。

明长宴一觉睡醒,穿上衣服,从九十九宫下楼。

今日,乃大宴封禅的决战,怀瑜先他一个时辰起了床,动身去白鹭出院,请苍生令入太微庙。

明长宴吃了些点心果腹,在街上遇到了赶往白鹭书院的李闵君。

秦玉宝今日格外严肃,大约也知道决战意义非同小可,见到明长宴,也不似平日那般扑上来,而是慎重地点了点头。

明长宴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揉,李闵君趁路上的这段时间,从口袋里拿出了决赛名单,递给明长宴。

他摊开名单,将上面的名字依次看下来。

除了周垚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其他的名字与自己心中所拟定地名单差不了多少。

明长宴放下黑纱,四下一看。

随着队伍越接近太微庙,外邦的人就越多。

心思不甚敏感的花玉伶都察觉出了一丝诡异,纳闷道:“难道这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今天的外邦人这么多?”

明长宴解释道:“不是你的错觉。今天确实来了很多人。”

李闵君和他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按照明长宴之前从木图那里得来的消息,今日决战结果出来之时,就是众人是否要造反之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