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9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你好啊,跟我打架可不能走神。”

虞沉简道:“你!”

不等她说完,陡然,虞沉简觉得自己的腰带一松。她猛地低下头,却见哥勒勒的腰带也跟着松散开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虞沉简满面通红。不过,哥勒勒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他连自己的腰带是怎么松开的都不知道。

明长宴的轻功和速度快得二人看也看不清,并且,他就像一个狡猾的影子,让他们时常觉得马上就能抓到他了,但一剑劈过去只能劈空。武功越是高,差距就越不明显。按道理来说,他们虽然武功不及明长宴,但能走到这一步,说明至少他们的武功也是天下前十。

可是,如今却被明长宴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被耍得团团转。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明长宴的武功远远高出于他们。

也许天下第三、第四的武功相差不多,可天下第一那就吃不准了。明长宴十七岁那年便可拔出苍生令,一刀荡平小蛮山,令四朝八方吓得肝胆俱裂,多年不敢犯上作乱。直到明长宴被中原武林——也就是被自己人给弄死了之后,外邦才蠢蠢欲动,不再畏惧苍生令,进而拟定了计划,准备大肆进攻中原。

他既然能凭借一己之力做到这个程度,便能猜出其武功深不可测,堪称旷世奇才。

哥勒勒与虞沉简都只是听说过明长宴的名字,却从未正面跟他有过什么冲突,所以方才冲上来的时候分外果断。他们只听得传闻所言,这位一念君子,除了武功极高之外,还喜欢戏弄人。

至于如何戏弄人,虞沉简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此刻,明长宴已经远离了他们。她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但是衣服却穿得颠三倒四。更加奇怪的是,她身上穿的并不是自己的衣服。虞沉简乃白国人士,白国的衣服开叉奇高,衬得她的大腿修长,雪白如玉。可现在,虞沉简身上分明是大月的男装。

她猛地抬头,往前一看,只见身壮腿粗的哥勒勒穿了一件很不合时宜的裙子,正是从她身上扒下来的那一件。

原来,明长宴方才戏耍他们,将二人的衣服、发型、武器,全都对调了一番。

相比虞沉简装扮,哥勒勒更加窘迫。他不仅穿着裙子,身体将裙子撑住,绷得死紧,仿佛一动就要碎裂,而且脸上还有鬼画符似的妆容。

明长宴捧腹大笑,笑完,姿态惬意地靠着石壁。

“你不用生气,我的梳妆本事很强的,我有经验。”

哥勒勒破口大骂:“你!王八蛋!”

他十万火急地要找明长宴报仇,并在心里怒气滔天地想道,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人,不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就难解心头之恨!

谁知,他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无法动弹了。

哥勒勒遭此番羞辱,除了明长宴大笑出声之外,万人观战场,竟然没有一人开口。

原因无他,明长宴这个做法,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但凡跟他打过照面的,谁人不知他这个老毛病?遇见对手,打一顿也就罢了,偏偏明长宴少年玩性十足,不但要打,还要去调戏人家一番。学武的好汉武功高,脸皮却很薄,很要面子,每每被明长宴调戏,便勃然大怒。

打回去?打不过。

只能哑巴吃黄连,心中暗暗地记上一笔,日后来报仇!

现在,众人觉得眼熟,是因为看到这个突然拔了苍生令,又做一念君子打扮的人将两大高手玩得团团转,实力可见一斑,这是其一。

其二,这气死人不偿命切磋方式,除了明长宴,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这一刻,观战台上,所有中原武林之人,心中不约而同地冒出了同一句话。

是他!

小兰重重地坐在凳子上。

“明长宴!绝对是明长宴!他在这里?他没死!他竟然没死!”

小翠咽了咽唾沫,像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转头,死死盯着小兰。

二人就这么互相瞪着,谁也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不说,中原那边的观战场上,却是有人忍不住嚎叫出来。

“他不是明长宴是谁!”

“明长宴没死!根本就没有死!”一人张开手,神情激动,身体四处转动:“我说了他没死!没有人信我!你们现在看到了吧!”

“这、真的是他吗?”

“没死!他没死!”

此人手舞足蹈,似乎要极力证实明长宴还活着的事实,又或者说,极力证实太微庙的这个黑衣人就是明长宴。他说得唾沫横飞,煽动着周围的人。

他说得这般证据确凿,仿佛就是真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