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399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此药就是怀瑜事先准备好的草药,也正是上一次明长宴在太微庙屋中看到的草药,点燃之后会冒出大量浓烟,这种烟对人体无害,但是会使人浑身无力,并且不停地流泪,原是用来做迷药的引子,此刻却成了镇住整个太微庙的“软筋散”。

而台上,明长宴旋即回身,等待了许久的——哥勒勒的攻击并没有过来。

他连忙往哥勒勒所在的地方看去,只见此人确实依照夏提的命令,从地上迅速爬起来,不过,他攻击的人却不是明长宴,而是夏提。

明长宴浑身一震,瞳孔微微缩小,在他眼中,哥勒勒竟然是一掌拍上了夏提的天灵盖,夏提遭受重创,目光中充满着不可置信,直勾勾地盯着哥勒勒。

哥勒勒方才被明长宴重伤,这一掌之后,也再无力气抬起手来挥出第二掌。不过,这一掌下去,耗尽了他所有的内力,夏提必死无疑,也无需他补一掌。

他的面容十分冷漠,与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完全不同,看着夏提,眼神中毫无温度。

夏提似乎不敢相信哥勒勒会背叛他,他先是坐在地上。明长宴也没想到这个变故,愣了半晌,也做不出什么动作,最后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一句:“你……你竟敢?难道你不怕……”

夏提还没说完,哥勒勒便接到:“你不用担心,我的族人早就有人救出来了,在你身边留到现在,只不过是为了给你刚才一击,报答对方的恩情罢了。”

哥勒勒所说的“恩人”,明长宴并不知情,只是他恨极了夏提,此刻看到夏提自作自受,被手下的人背叛,心中也没有畅快可言。夏提对于明长宴,甚至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只是空挂了一个亲生父亲的身份,二人相处十几载,除了无穷无尽的痛苦之外,什么都没留下。

哪怕是片刻温情的回忆。

明长宴心神动荡,心绪不宁之时,冷不丁,手被人捉住。

他回头一看,微微诧异。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怀瑜从观战场上走了下来,已经来到他身后。

“他要死便死,与你何干。”

明长宴抿了抿唇,没说话。他抬头一看,太微庙的上空浓烟滚滚。当然,除了他之外,只要眼睛没有瞎的人,都发现了这个异变。

原本已经翻出了观战场,那些不管明长宴是死是活,中原是否有诈的外邦士兵,此刻顿觉自己浑身发软,双眼受到刺激不停地落泪,甚至连自己手中的武器都握不住。

剩下还没有动弹的,隐藏在人群中的外邦军队,看到这个现象,更加惊恐。先是明长宴给了夏提一个如此大的下马威,惊得一干人面面相觑。后来,众目睽睽之下,夏提更是被自己手下背叛,倒在赛场上生死不明。

几件事情加起来,令他们心中毫无底气。中原是否真的已经不行了,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明长宴事先服用过解药,因此浓烟对他的影响不大。

他望着倒在地上的夏提,脸上神色莫辨。

夏提头上血流如注,将他整一张脸染得通红。怀瑜看去,心中也无任何波澜。

明长宴跟伊月二人的模样都随了秦桢,与夏提相似的地方甚少。不过,夏提本来也是一张俊美的脸,现在却如此狼狈得倒在地上,眉宇间的阴郁之气久久凝聚不散,如同鬼刹一本可怖。

夏提吊着一口气,看着明长宴。

明长宴身体一动,突然往前走去。怀瑜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于是伸手去拦截,却不料他抓住明长宴的手臂时,被明长宴反手握住,怀瑜迟疑地看了他一眼。

谁知,明长宴就这么拽着他,单膝蹲在了夏提的面前。

“老东西,我看你这么想杀了我,我没死,你是不是很不开心?”

夏提垂死之际,目光阴狠地看着他。

明长宴忽然展颜一笑:“说起来,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

他握着怀瑜的手,突然亲了一下怀瑜的手背,后者一愣。

夏提也愣住了。

明长宴笑眯眯道:“虽然我没死,但是你也别指望我给你传宗接代了。可怜啊,你费尽心思,机关算尽,穷极一生想要侵占各国,结果大月的血脉就这么断了。”

说罢,又强调了一声:“哎,我这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听闻此话,夏提心中郁结,一股排山倒海的怒气直冲心肺,推至头顶,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颤抖。他哑着嗓子,回光返照一般地爆发出一句:“小畜生!”

明长宴薄唇轻启,回道:“我是小畜生,你是什么?”

夏提脸色涨红,吐出一大口黑色的污血,双目圆瞪,竟然就这么断了气。

第123章大宴封禅(五十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