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01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连肃脑袋一空,思考都打上了结巴。

三魂七魄惊走了一半,他游魂一样的转过头,不再看那二人。

他这厢惊魂未定,此刻太微庙此刻乱成了一锅粥。

从夏提和怀瑜双双跳下观战台时,场面就陷入了混乱。柳况命十三卫迅速严守各个出口,调令京中军队,加强了太微庙的管制。如此一来,现在的太微庙,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俨然成了一个封闭的场所。

柳况布置好一切之后,还是不太放心,跟秀玲珑嘱咐了几句,便自己下去,到了出口查看情况。甫一走到大门口,百米远的地方,一名侍卫急匆匆的赶来。他的手中握着一块带血的玉佩,随着他人的走动,那玉佩上的血也跟着滴了一路,不仔细看,还以为他的手断了。

侍卫在柳况面前站定,将柳况吓了一跳。

原因无他,远看的时候,他还没觉得这个侍卫手中的玉佩有多么惨烈。走进一看,这块玉就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侍卫紧紧的攥着玉佩,玉佩的边缘,似乎还有一些细碎的血沫子,好像是什么东西被切碎了。

侍卫慌忙跪下,吓得不清,胡言乱语片刻,说得颠三倒四。

柳况听了半天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索性自己拿过他手中的玉佩端详片刻。

擦干净玉佩上的血迹,柳况缓缓摸过它的纹路,冷不丁,他的脸色骤然变了。玉佩之上,赫然是一副龙纹,在最中间,有一个“涣”字。正是楚之涣的贴身物件。

侍卫在这个时候终于也说清楚自己要表达的东西,他颤抖着声音,说道:“三王爷……死了!”

柳况猛地捏住玉佩。

上午落了一阵雨,中午将将停歇片刻,这一会儿,又断断续续地飘起了绵绵细雨。

正值隆冬,在这个季节,下雪是一个很常见的天气,但是下雨却是罕见。这雨不是一滴一滴砸落在人间,而是随着风吹,宛如一根细长的针,时而朝着东面飘去,时而朝着西面飘去。

天气阴沉,雨雾弥漫。

细小的雨,几乎成了一片浓稠又抹不开的雾,蔓延在京都的各个角落。

反常的天气,反常的人。

她亦如同绵绵细雨,飘在这阴沉的天地间。

灰蒙蒙地石墙,猩红色的嫁衣,她怀中抱着沉重古朴的古琴,缓缓朝着皇宫大门走去。

左右守卫远远的瞧见她,面面相觑。

此情此景,过于诡异,二人停顿片刻,随即警惕起来,齐齐拔刀,刀尖直指她。

于是,华云裳的脚步略微缓慢了一些。

今日,她的心情不错。心情不错的女人,势必她的态度就显得温柔款款。

她向来自诩一个温柔的人,因此,对两名守卫的抵御姿态,以下犯上,并没有真正的生气。

宫门紧闭,其中一名守卫,撞着胆子,与这个诡异非常,又阴森非常地嫁衣女人对话。

“闲杂人等留步,皇宫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华云裳微微笑道:“皇宫正是我要来的地方。”

守卫迟疑片刻,惧怕于华云裳的气场,问道:“你是何人?”

华云裳思索片刻,恍然大悟,脸上带着不变的笑意,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递给守卫。

守卫看了她好几眼,始终不敢伸手去拿。

华云裳轻轻说道:“你在怕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守卫一咬牙,夺过令牌。原本,他只是手微微有些发抖,等他看到这一块令牌的时候,他的身体都抑制不住抖了起来。

令牌是由黑玉中最上等的龙尾玉制成,这块令牌在守卫的眼中,算不得陌生。除了华云裳之外,周垚、连肃,也就是三阵中,火阵与土阵的首领,各有一块。黑龙尾玉乃是奇珍异宝,除了皇宫之外,是禁止民间挖采。并且,此玉也极度难寻,四海八方也只有中原有一块。大楚建国之时,将黑龙尾玉溶成了三块,分给三阵的首领。但其实,在民间传说中,黑龙尾玉实则是溶成了四块。

最后一块黑龙尾玉,就是给了传说中的雨阵。

雨阵,自三阵成立以来,就从未现身,只存在于众人的口中。比起风光无限的三阵首领,若是世上真的有雨阵的存在,那它恐怕就是一个影子,一个笼罩着整个江湖,甚至是整个中原的阴影。它的存在,就是为屠杀、肃清门派。

实力极强,神出鬼没,凡它出手,无人生还。

因此,前几年还一度传言雨阵就是明长宴。

守卫虽然不曾去过江湖,但是雨阵的名字在皇宫也是如雷贯耳。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