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02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手中的黑龙尾玉巧夺天工,在令牌的侧面,有四道刻度。这也是守卫判断眼前的这块令牌是雨阵的原因。

三阵不同的首领,手握不同的令牌。从火阵开始依次往下推,没换一块令牌,便多一个刻度。到了雨阵,她的黑龙尾玉上,理应是四个刻度。

但是,雨阵到底只是传说中的人,谁也不知道她是否存在,万一有人拿着令牌冒充?

守卫心中天人交战,转念一想,再看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面带笑容,气质却十分阴测测,但左右也不过是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是雨阵?

华云裳等了半天,没等到守卫说话,于是出声提醒道:“我的耐心不是很好。你再不让我进去,我会很不高兴。”

这时候,守卫下定决心,突然暴起,一把刀,狠狠地看向华云裳。

只可惜,这把刀还没有到华云裳的面前,收尾的胸脯、腰、大腿,猛地就被几根细细地银线完整的切割成了几段。

他的脑子还清晰的活着,身体却已经四处分家,散落在了地上。如同被抛上岸的鱼,零散的肉块癫狂地在地上乱动。片刻后,回归于宁静。

血腥味,从大门口蔓延开来。

华云裳捡起地上的黑龙尾玉,微笑的看着还活着的另一个守卫,轻柔的问道:“你是让我进去,还是等我杀了你,我自己进去。”

守卫从未见识过如此残忍利落的杀人方式,吓得腿不能动,连表情都僵硬成了一片。

华云裳推开门,拨弄了两声琴弦,如闲庭散步一般,不紧不慢地进入了皇宫。

天阴得像黄泉地狱,她笑得如三月春风。

第124章决战(一)

明长宴仰起头,丝丝细雨飘在他的脸上。

太微庙因为草药的缘故,本身就烟雾朦胧,如今开始下雨,雨雾连成一片,就更加如梦似幻。

没过片刻,一把竹伞就撑在他的头顶,遮住了他的视线。

明长宴低下头看见,怀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伞。

“你的伞从哪里来的?”

明长宴十分奇怪。

怀瑜风轻云淡道:“带来的。”

明长宴道:“你带一把伞出来?你怎么知道今天下雨?”

怀瑜出门的时候,分明是早上。而今天的雨是上午开始下的,并且下的断断续续,一开始只落了一两滴,也是现在才开始落大。他如何知晓?

问完这句话,明长宴没等到怀瑜的回答,自己先恍然大悟了。

“我忘记了,你会看天象。”

国相之职,非要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不可,观天象算福祸,乃是怀瑜的看家本事。算一算今日下不下雨,对他而言应当是十分轻松的事情。

他刚说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明长宴的背后响起。

明长宴没转过身,但是听声音是两个人。

一人是李闵君,他也是事先吃过解药的人,一上来先检查了一下明长宴有没有缺胳膊断腿,紧接着马上问道:“秦玉宝呢?”

明长宴一指后面:“我看过他了,没事情。”

秦玉宝也吃过解药,不过李闵君对这几个小的从来就没放心过,立刻往秦玉宝所在的地方走去。秦玉宝正帮着十三卫,将赛场上的人扣押起来。除了瞎眼的和尚宗禄,其余跟造反有关外邦人全都被送去了一个地方。

第二人走过来的就是柳况。

明长宴正问着怀瑜:“你这个草药的药效有多久,那些人武功十分高,跟坐在观战场上的人不一样。”

怀瑜道:“放心,没有解药,到了明天都不能解开。”

明长宴听完,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转头看着柳况,柳况站定,脸色不太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