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04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笑道:“能。不过,她太自信了。”

秀玲珑道:“何解?”

明长宴道:“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计划都进行的很顺利。华云裳没有出现在这里,一种可能性是她黄雀在后,还留了后招。二种就是她对自己十分自负,并且坚信自己不会出任何差错。”

“因为她认为,她太了解我,我做什么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只是她了解我,却不了解怀瑜。”

秀玲珑道:“你怎知不是黄雀在后?”

明长宴道:“显然已经,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了楚之涣。所以这些事情,我必须要去皇宫问个明白。”

柳况插嘴:“你不怕她皇宫有诈?”

明长宴:“皇宫现在几乎是一座空城。除了十三卫和零星的宫女太监之外,她还能在怎么样短的时间内布置天罗地网?如果我猜得不错,楚之涣主要的兵力应该都留在了太微庙,她拿不出多的人去皇宫。”

“当然,千万士兵也不及她一人可怕,我知。”明长宴道:“我在她手中死过一次,断然没有再去送第二次死的道理。”

顿了一下,他又说:“况且,现在我不想死了,我非常想活下去,并且有必须要活下去的理由。”

他看着怀瑜,怀瑜正紧紧地抿着唇,一言不发。

明长宴看他的表情都能猜出他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油嘴滑舌”“花言巧语”云云。

柳况十分会看眼色,马上道:“你已经决定好了,我也没有要同你说的了。先告辞。”

秀玲珑想多留下来看一会儿,却被柳况提走。

明长宴说道:“怀瑜,你可以放手了。这时候就不要任性。”

怀瑜道:“我没有任性。”

明长宴道:“太微庙现在这么乱,且不说你要保护皇后跟阿珺,光是这一批各国想要造反的人就够你头疼了。华云裳在皇宫的人也不多,如今我有苍生令在手,加之她那个身子病恹恹的,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怀瑜握紧了,依旧不肯松手:“我不要。”

明长宴略有些伤脑筋。

怀瑜此刻,在明长宴眼中,就像抓紧了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小孩儿。这种情况是最难哄,最难搞的。他一旦认定了什么,绝不会去轻易松手。况且,明长宴单刀赴会,若是真的在皇宫遇到了什么事情,恐怕对方就是插上翅膀也来不及赶过来。

沉默半晌,怀瑜开口:“当年,我走之后……”

明长宴摸了摸鼻子:“烟波江肃清一念君子嘛,很有名的。”

怀瑜眼帘垂下,说话的语气同以往截然不同,道:“你总这样。”

他垂下眼,似乎陷入了回忆。

四年前,大宴封禅在京都举办。

万众瞩目,各国来朝,西域、中原、国外等诸多高手集聚一堂,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大事。明长宴拢共参加过两次大宴封禅。第一次,众目睽睽,他拔得头筹,使苍生令认主。第二次,便是这一场大宴封禅,他依旧一骑绝尘,立于不败之巅。

怀瑜那时候只跟着常叙看过几次大宴封禅,他本人对这个所有少年人向往的强者之战毫无兴趣。但是宴封禅举行的一月之内,却有赵小岚这厮,白日看完比赛,晚上就抱着自己无处发泄的倾诉欲火急火燎的找到怀瑜。他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把明长宴吹的神乎其乎,只得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怀瑜原本对他是不感兴趣的,不过赵小岚孜孜不倦的说了一个月,终于让他起了点儿好奇心。

大宴封禅最后一天,也就是明长宴最后一场,怀瑜才舍得从九十九宫出来,去现场看一看这个天下第一究竟何等风姿。

但是,明长宴此人从来都是行踪不定的。他刚到,就被众人告知明长宴已经离去。并且,那人不认识他,还笑他来晚了。只说明长宴做事随心所欲,想见他比想见皇帝还难。在赛场上也就看看他在的几场,出了太微庙,他就跟鸟儿投林,眼睛一眨,人就没了。怀瑜没见到明长宴,所以原本的一点好奇变成了十分好奇,好似有一只猫爪子在不停地挠他的胸口,叫他忍受不住,非要来见天下第一不可。

因此,这才有了冼月山初见。

怀瑜越回忆,抿唇就抿的愈发厉害。

若明长宴像当年那样,非他所有,此人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左右他管不着。但对方既然招惹他,他就再不能不管。

“你自己说听我的,我说东你不往西。”

怀瑜说完,明长宴更心虚。

对方显然是在翻旧账,关键是这话明长宴还真是说过。但他当年为了抱上怀瑜的大腿,那什么狗腿马屁没拍过啊,这还只是一千句中的一句,谁知道怀瑜竟然把一千句话全都记下来了。

明长宴越想脑袋越疼,叹了口气,又退了一步。

“要不然,我先去。若是半个时辰之内,我没有回来,你便来找我,如何。”明长宴用商量的口气说道:“我还不至于这么弱,半个时辰就被她给杀了。”

怀瑜盯着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