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0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很多年前,他自以为自己很了解眼前这位发小。

但是现在,他又觉得她如此陌生。甚至,令他毛骨悚然,似乎从未认识过此人。

华云裳的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她笑得越是温柔,明长宴心中的警惕就愈发严重。

华云裳问道:“昭昭,你告诉我,你把他们都藏到哪儿去了?”

明长宴一听就知道她在问什么。

“他们”指得就是皇后与阿珺等人。

华云裳要杀了楚家血脉,自然不会放过皇帝的女儿。如果她原来的计划没有出错,在大宴封禅一团糟的时候,她现在进了皇宫,已然是大开杀戒,鸡犬不留。

只可惜,阿珺同皇后都提早被转移了地方,华云裳来到这里,看到的也只有一个垂死的老皇帝而已。

她固然天资卓绝,心机用尽,可惜并不是算无遗策。三年前明长宴能被她弄死了一次,三年后,她却不能随心所欲地把控众人。

问了这一句之后,明长宴一动不动,一句不答。

华云裳笑道:“没关系。你不用回答我,我知道是谁做的。是你的那位小朋友对吗?”顿了下,又说道:“我有一件非常不能理解的事情,当年你们不过结识不到两月,他为什么可以为你做到这个程度?”

明长宴冷道:“关你什么事。”

闻言,对方似乎微微有些懊恼:“当然关我的事。他把本该是我的神仙草拿给你吃,却给我留了一个假的,我很生气,自然是要找他算账的。”

华云裳年岁与明长宴相当,二人之间不过差了几月,她就算再怎么布局,也无法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在她的计划中,出现了一个不可控的人物,使她的计划从根源上被打乱了,此人便是怀瑜。

明长宴心中诧异,当时,连他自己都毫无察觉此事,怀瑜却能判断出幕后之人的目标中会有神仙草,在得到神仙草的情况下,还另外弄了一只诱饵出来,将华云裳从后面钓出水面。此刻,他又听她这一番大言不惭的话,才明白怀瑜的用心。不过,华云裳这话说得神仙草合该是她的东西一般,极其霸道,目中无人到了一个离奇的程度。

虽然知道华云裳非常强,可如今那一身虚弱的死气也并不是装出来的,看来当年她的身体,确实是受了巨大的损耗,明长宴明知故问道:“你要神仙草做什么?”

华云裳缓缓地笑道:“你难道不清楚,说话说得多的坏蛋,死得快吗?”

明长宴心中想道:这个混账还挺有自知之明!

她突然话题一转,说道:“先可以告诉我,他到底是谁了吗。”

明长宴心知肚明她想知道的一定怀瑜隐藏的那个身份,而知道怀瑜真实身份的人,却都被皇后“处理”了,纵是华云裳天纵奇才,也不可能见过南烨太子这个她才不过几岁就已经死去的外邦人士。便不打算说实话,回道:“国相啊,很有名的,你不知道?”

二人之间隔了一条长长的台阶。

华云裳站在石阶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明长宴,她的身侧,三三两两的纸人奇形怪状的矗立。其中有两个神色诡异的纸人,双膝下跪,四肢着地,宛如小鬼叩拜阎罗。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那个小朋友,把你迷惑成这样,让你这般敷衍我,告诉我,他是哪里招你喜欢了?”

明长宴完全不理会她的提问,往前走一步,便问一句:“杀了伊月的是不是你?”

华云裳但笑不语。

明长宴握紧苍生令,又往前走了一步:“钟玉楼可是你所杀?”

“两人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会那般不讲感情。”华云裳十分温柔地笑道,“小月儿是万千秋所杀,玉楼是你家的弟子所杀,我就是不忍心看着他们死在我面前,才让旁人替我代劳呀。”

突然间,大明殿内,一阵尖锐的唢呐声突然平地拔起。明长宴悚然一惊,连忙转头。却在此时又听到华云裳充满笑意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包括你,只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还能从阎王那里再爬回来。”

那一声唢呐过后,又是一阵极其凄惨的敲锣打鼓声音。听到华云裳最后亲口说出了最后的答案,明长宴心里竟然也没有起太多的波澜,他只是盯着华云裳,生怕她有什么古怪。可对方只是站在最高的台阶上,什么动作都没有。

明长宴暂时放下对她的观察,转而去查看四周的情况。就在这个时候,随着苍凉悲戚,故意无比的丧乐而来的,还有两队极其可怖的队伍。

他转身,望向伸手,从台阶下走上来的两队之人,穿着白色的丧服,巨大的丧布遮住了纸人的上半张脸。每一个惨白无比的纸人手中,或提着白色的灯笼,或撒着白色的纸钱,或拿着乐器,干巴巴,僵硬无比地朝他走来。

明长宴后退一步,仔细一看,之间这白色的队伍中,有四人高高的抬着一具棺材,棺材上倒挂着两站白纸灯笼,随着细雨飘摇。

送丧!

明长宴心中一惊,送葬的队伍已然快要走到他面前。

冷不丁,一片红色的丝穗落在他怀中。

逐渐地,越来越多红色的纸片从背后飘来,明长宴又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了华云裳。

她还是那副模样,一动不动,玄色金线,龙袍飘飘。

华云裳的身后,两支穿着红衣,抬着红轿子的迎喜队伍嘻嘻哈哈,红色的丝穗散落得满天都是。喜轿上面,与棺材相对应,两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只是原本应该热闹非凡的迎亲,与送丧的队伍遇上,大喜就成了大悲大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