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1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顿时反应过来——

红白撞煞!

他下意识地握紧苍生令。

凄惨的声乐灌入明长宴的双耳中,他盯着缓缓往下走的华云裳。

四路纸人队伍,缓慢又僵硬的交叉在一起,没有华云裳的命令,红白纸人都未对明长宴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攻击。

华云裳渐渐地,一层一层走下石阶,她抬起双手,十指微微收拢,几根看不见的银线出现在她的手中。明长宴心中早有防备,但华云裳却没有对他出手,而是用银线控制了其中一个纸人。

准确来说,并不是队伍中的纸人。

华云裳指尖一动,那纸人轻飘飘的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纸人与其他的纸人有些不同,双眼看过去,它更加精细,刻画地更加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且,它穿得与其他纸人不一样,明长宴看了两眼,突然明白过来,华云裳操控的纸人为何这么眼熟。

这个与众不同分明就是照着他的模样做的!

两根线轻轻一拨,华云裳手中的纸人随着她的动作,从空中,落在了地下。

并且,在它刚落地的时候,它的手臂被银线狠狠一扯,顿时绵软的垂在腰旁。若它是个活人,恐怕它的手此刻也已经废了。

挑衅?威胁?还是给他一个下马威?

就在明长宴搞不懂华云裳这么做是干什么的时候,她慢慢地开口:“月亮的孩子,夜里的星星是他的眼睛。”

明长宴心中寒意更甚。

大月崇拜月亮,每逢十五便有逐月大典,其重视程度不比中原的天地祈福少。大月每隔一代,便有日月双生降世,此国有言:浮月之滨,大月之国,国主之子,便是月亮之子。

华云裳这一句话像是对他说,又像是对她手中操控的纸人说。

她说完一句,步子没有停下,话也没有结束。

“水里的花。”

每说一句,她的指尖便动一下,代表着“月亮孩子”的纸人身上便破烂一块。

“天上的云。”

先是双臂,再是双腿。

“镜子里的人。”

华云裳捉住了它的脖子,指腹轻柔地摩挲,温柔万千。

“谁也配不上他。”

下一刻,华云裳手中突然灌入了内力,纸人顿时碎成了成千上万片,纷纷扬扬洒在二人中间。

她心情大好,拍了拍手。

红白撞煞的队伍中,棺材与喜轿,同时停住。

华云裳伸出手,在明长宴的身前停住。

“昭昭,你是要喜轿,还是要棺材。”

明长宴猛地打落她的手,“我看你是疯了。”

华云裳的手被打落之后也不恼,只笑道:“没关系。这一口棺材配不上你,我有更好的。”

明长宴猛地一拳打了上去。

华云裳脸色不变,侧身躲开这一拳。于此同时,她操控者纸人的动作瞬间就凌厉起来。明长宴连忙往后一躲,两个纸人手中握着两把长刀,狠狠地朝着明长宴砍来。砍空之后,明长宴从怀中摸出一卷银线。

面前的纸人少说也有上百个,华云裳仅仅只有十根线,并不能将所有的纸人调动。那些不能为华云裳所用的纸人都在原地僵硬地站着。明长宴一边躲过华云裳的攻击,一边找到这些纸人,他将银线灌入内力,快狠准地缠住了这些纸人的手脚。

就在华云裳操纵纸人再一次砍向他的时候,明长宴将手中的线狠狠一扯,两名纸人突然一动,从地上蹿了起来,捡起两块石头,硬是挡住了这一击。

华云裳道:“昭昭,你可以拔刀了。”

明长宴懒得理她,又缠住两个纸人,瞬时又朝着她攻击过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