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3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明长宴当即不让她得逞,只可惜华云裳的银线比他更快一步。那线卷起了几个纸人,从大明殿门口,直接一拥而上,到了明长宴面前。

明长宴心道:纸人,这东西能有多少杀伤力?

想罢,他一眨眼都不眨,直接落刀就要将纸人砍成两半。结果,苍生令落下时,明长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瞳孔骤然缩小,只是刀势已经走了一半,再收回来确实有些困难。

他强行收刀,却也是看到了纸人的手臂。

按照常理来说,纸人的手臂被砍,也只是轻飘飘的落下,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子,伤口处,飞溅了几尺高的鲜血。

纸人……

还是活人?

明长宴陡然转身,看着华云裳。

华云裳用袖子捂着嘴,哈哈大笑。笑完,十分俏皮的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明长宴。

代替华云裳攻击明长宴的纸人,竟然是在活人身上糊了纸做成的。

她很喜欢看明长宴这个表情,出乎意料,震惊不解。

华云裳欣赏够了,坐在一块碎石上。

“昭昭,怎么不砍下去。据我所知,你可没有这么心软。”

明长宴惊惧不已,问道:“你用活人!”

华云裳诧异道:“活人?误会我了,他们活着还不如死了,死了到还有些用处。你知道的,我会用毒嘛。就像对龟峰派那样。”

一瞬间,明长宴脑子里便出现了龟峰派弟子中毒时的情景。

同时,怀瑜与他的一次对话,也浮现在脑海中。那时候二人在广陵,曾经有一个推论。是什么人需要大量的死人,又或者说,需要大量的活人。

她伪造瘟疫,将这些人全都运送到一个地方管着。如果不是要她们的性命,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用人炼药。

虽然华云裳的身体一直都不尽如人意,并且三天大病一场,两天小病一次,八年来都没断过,但是他也从未想到,华云裳会丧心病狂至此。

“广陵的瘟疫也是你做的。”

华云裳听见明长宴压低声音的问话,不由感到好笑:“你真是奇怪,我原以为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怎么,你的小朋友没告诉你吗?”

她换了一个姿势,就像年少的时候与明长宴打闹,玩得累了,就坐在一旁休憩。丝毫没有防备明长宴,同时,也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

“你是不是想问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长宴目光逼视她,周围的纸人因华云裳的动作,全都停了下来。

她笑道:“因为我的身体不好,你知道的。身体不好的人,便要吃药。但是我能吃什么药呢。”

华云裳拨弄着手中的银线:“我到中原之后,吃了许多药都不见好。最开始的几年,我连出门都十分困难。多走几步路,就会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真令人难熬。”

“没有适合我的药,我就只能自己炼制。但是那些药会有用吗?吃了之后我会活着,还是我会死?万一死了怎么办,我岂不是太亏了。索性,让别人先帮我吃,是死是活,也不关我的事情。要真的清算起来,那只能算他们倒霉。”

她脸上带着笑意:“这一切,都是拜中原皇帝所赐。我杀他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明长宴道:“胡言乱语,你若是真的只杀皇帝,为何又要杀了伊月和玉楼!”

华云裳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杀你?昭昭,你太不听话了。这么多人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也只对你心软,很可惜,你一点也不领我的情。现在,还学会跟外人合起火来对付我了。”

她道:“你真叫我难受。”

明长宴此时脱口而出的是她的原名:“云罗,你简直是一个疯子!”

华云裳敛了笑意,问道:“我是疯子吗?”

她的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明长宴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压抑在那一具看似瘦弱的身体里,一旦爆发出来,要拖着整个大楚的江山为她陪葬。

“我何处疯了?杀人么?笑话,昭昭,你杀的人可不比我少,难道你就不疯吗?你与我不过是半斤八两,怎么现在还教训起我来了。要我替你数一下,你手下的亡魂有多少吗?”

明长宴沉下了声音道:“你既然知道,又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不会杀这些人。你想用他们来拦我,你的算盘就要打空了。”

围绕在两人边上的纸人上下飘忽。这其中,有一部分是纸人,有一部分却是活人。

想来,这些活人多半是被华云裳用药物控制了,否则也不会这么任他摆布。不过都被做成纸人了还没能醒过来,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与死人无异。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