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4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华云裳道:“我当然没有那个自信。所以,你猜猜看,这些活人里面都有谁?”

明长宴突然僵住。

华云裳的目光流连在他的脸上,微微笑道。

“昭昭,你的脸真的非常好看,也非常像小月儿。不知道现在,你能不能找到她呢?”

明长宴的眼眶顿时红了一片。

华云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冷不丁将十指收拢,大明殿外的纸人,如同往水中跳的鱼似的,通通涌入殿内。

恍惚中,明长宴背上被狠狠一击,他踉跄一步,便听到华云裳说:“昭昭,不可以这么不专心,你会死的。”

说完,叹息道:“你要是死了,我会很伤心。”

明长宴暗骂一句:混账东西!

他的眼神落在了纸人群中,这些纸人中,很可能有一人就是伊月。

华云裳此人,说话从来都是不可信的。十句话里面有九句话都在撒谎,但越是如此,明长宴就越猜不到她到底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

他不知道华云裳是用了什么办法,能把活人变成这种六感全失的活死人模样,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还活着,还是早就已经死了。但是他知道,当年伊月死后,尸体是交给华云裳处理的。华云裳若是真的将伊月藏在了纸人里面,他断然是下不去手了。

苍生令被他收入刀鞘。

华云裳道:“你不动手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明长宴顿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力气从背后袭来,他肩膀一痛,转头一看,原来是被一把刀给捅了个窟窿。千钧一发,明长宴在心中想到,自己的这个肩膀真是多灾多难,上一次与华云裳打上,对方也是在他的这一块肩膀开了一个洞。

明长宴蹲下身躲过纸人连绵不绝的攻击。

一边往柱子后面躲,一边观察着华云裳的位置。

他现在不敢轻易对这些纸人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怕自己一刀下去砍到了伊月,因此,只是紧紧握住苍生令,不把它拔出来。同时,他的心也跳的厉害,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伊月,谁知华云裳竟然没有将她埋葬。

如果说伊月还能被藏在之人内,那就证明她的身体至少没有腐坏。他脑子里思绪万千,猜不到华云裳是用什么方式将尸体保存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就在这时,一阵铃铛的声音,飘然而至。

华云裳幽幽开口:“不要走神。”

铃铛声越来越近,明长宴心中一惊。

一个身材略微娇小的纸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所有的活人身上都覆盖着一层纸,脸上用丹砂涂抹了嘴唇,猩红一片。明长宴的目光落在这个纸人的手腕上,果不其然,他在它的手腕上找到了一串铃铛。

明长宴心里狠狠一跳,连躲避的动作都忘记了。他反客为主,猛地抓住这个纸人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是去撕开它脸上覆盖的白纸。

却不料,就是因为这一个动作,二人的距离被他拉近了一大半。那纸人突然暴起,用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捅进了明长宴的小腹中。

与此同时,纸人脸上的白纸也被明长宴抓了下来,白纸后面,是一张陌生的脸。

华云裳见状,哈哈大笑。

明长宴这才知道被骗了,为时已晚。他就算要躲开,匕首也已经没入了身体,明长宴一掌拍开它,捂住伤口时,顿时摸了一手的血。

华云裳从乱石飞升而下,明长宴抬手与她直接正面交锋。此刻他大量失血,嘴唇泛白,接招十分吃力。

她越逼越紧,内力越用狂,明长宴倒吸一口冷气,节节败退。华云裳手法极快,明长宴略有败相,她就直接伸手去抢苍生令。

明长宴的手腕被她狠狠一击,他眼神一动,苍生令脱力落下,华云裳顺势握住刀,二人边打边退,十几根柱子竟是被打断了四五根,大明殿摇摇欲坠。

华云裳拿到苍生令之后,收了手。

明长宴被她推到其中一根柱子上,背后受了巨大的阻力,立刻呕出一口血来。

华云裳目光放在苍生令上,一会儿将它握在左手,一会儿将它抛至右手。

最后,她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明长宴。

“昭昭,你猜我能不能拔出来?”

她看似是在问明长宴,实则却不准备等他的回答。华云裳右手微微用力,苍生令却不似以往一般纹丝不动,这把黑刀到了华云裳的手上,竟在缓缓出鞘。

黑色的刀身上,倒映出明长宴的脸。如同小时候一样,即使到了现在,华云裳的实力依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