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5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苍生令被新的主人拔出。

此刀,他再无法使用。

华云裳拿着苍生令,手下一个用力,将刀全部拔出。

就在这一瞬间,苍生令煞气大发,华云裳始料未及,难得惊诧片刻。那煞气突然从她的手臂处势如破竹的炸开来,灌入她的身体,强行破开她的经脉。华云裳自南柔灭国之后,身体状况便极其低下,原本能支撑起她重学武功已然不易。如今,被苍生令反噬,她眉头紧紧皱起,退后了好几步。明长宴笑了一声,突然跳起,一掌挟着内力直逼华云裳的面门。

华云裳此刻痛苦万分,苍生令的煞气在她体内乱窜,直接逼入她的心口处。明长宴这一掌打得她猝不及防,华云裳勉力一挡,明长宴的手被拍开,这一掌没击中华云裳的天灵盖,确实一掌拍中了她的心口。

外有明长宴强硬的内力,内有苍生令霸道的煞气,两方夹击,华云裳只觉得心口如爆炸一般疼痛,接连吐了两口血出来。明长宴顺手由掌变爪,五指勾起,作挖心之势。华云裳见状不妙,连忙退了一步,堪堪避开明长宴这一击。

明长宴抓了一个空,只将她的衣服扯了一截下来。

同时,华云裳这一退,怀中的手镯突然掉了出来。

明长宴愣了一下。

华云裳面色一凛,伸手要抢。明长宴出手也十分快,二人一人抢了一个手镯。华云裳阴恻恻的看着他,擦掉嘴边的血丝,开口道:“昭昭,把东西还我。你乖一些,我便不杀你。”

明长宴将手镯拿到面前一看,只觉得分外眼熟。再一看,便想起,这手镯真是赵小岚送给离离的那一对。

竟然落到了华云裳的手中?

明长宴百思不得其解,她要这手镯干什么?

猛然间,明长宴又记起,赵小岚说过,自己这个手镯中,似乎有无色无味的毒药,在危急关头,可摔碎手镯,令对方当场丧命。只是手镯有两个,一个镯子里藏着毒药,一个镯子中藏着解药。他现在跟华云裳一人抢了一个,谁也不知道哪个镯子里藏的是毒药。

明长宴抬头看着华云裳,从对方的表情看来,似乎不知道这镯子里有东西?

她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手上的镯子放进怀中,紧接着,不顾身体上的重创,便来抢夺明长宴手中的这一只。

明长宴纵身一跃,往大明殿上面奔去。苍生令紧随其后,一刀下去,将明长宴方才借力跳起的柱子直接砍成了两截。十分不巧,这一根柱子竟然是支撑大明殿宫殿的其中一根顶梁柱,此柱一断,大明殿倒塌了一半,堵住了下路。

华云裳确实无视了眼前这一切,似乎不顾一切,要将明长宴同她一起困在大明殿内。

乱石坠落,明长宴就算是躲得再及时,也被几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砸得浑身是伤,视线被血糊住了一半,他喘了口气,吃力的往后一靠。此刻,华云裳也追了上来。

明长宴的领子被她狠狠地揪住。

华云裳脸色一变,将他往墙上砸去。二人此刻都在大明殿最上面的房梁柱上,其余地方正缓缓坍塌。

明长宴道:“看来,你要跟我一起死在这里了。”

华云裳面无表情。

明长宴突然甩开他,瞬间,华云裳失手,被他甩开了数米远。

他侧过身子看去,大明殿现在仅仅剩下一根柱子,摇摇欲坠的支撑着整个宫殿。只可惜,若是想要打碎这个柱子,光靠他现在的位置,没有苍生令,是全然够不着的。华云裳退后几步,又拿着刀朝他冲来,明长宴往怀中一摸,一只精巧可爱的钱袋子出现在手中。明长宴心里一动,往袋子里抓了一把小金珠,好在怀瑜上次给他的钱他还未动过,这一把分量十足。明长宴将手中的镯子猛地抛给华云裳。

华云裳身形一顿,立刻转变方向,先夺镯子。

就在她快要碰到镯子的时候,明长宴将手中的金珠子也全数打了出去。

一颗珠子,将镯子在空中打成了两半,镯子里一阵白沫扑到了华云裳的脸上。

另外几颗珠子的目标却不是镯子,直接朝着那快要倒塌的柱子砸去。

几声脆响,最后一根石柱也断成了数截。

华云裳被大量毒药呛经历嘴里,勉力捡起地上的镯子,站起身望向明长宴。

“你打断了柱子,是不想活着走出这里了吗?”

她身中剧毒,每说一句话,便有大量的黑血从口中吐出,已然是必死无疑。

明长宴仿佛如释重负一般,紧绷的神经缓缓地放松了下来。他感受到身后有一阵细微的风,突然笑了。

慢慢坐下,明长宴肩膀的窟窿与腹部的伤口绞痛不已,一点一点蚕食他的意识。

他的四肢逐渐冰冷,温度褪去,华云裳好像又对着他说了什么,只不过此时的明长宴连声音都听不大真切了。

余光瞥到背后的百尺高楼,明长宴的脑子里浮现的却是他当年跳下烟波江时的万丈深渊。

他闭上眼,时空似乎回到了三年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