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窈窕君子_分节阅读_417

书名:窈窕君子   作者: 三千风雪   

柳况顿了一下:“你还是先吃药吧。”

明长宴道:“怀瑜人呢?”

柳况坐在床边:“你除了说这句话,还想要说什么?”

明长宴又问了一遍:“怀瑜呢?你告诉我,我就不问了。为什么进来的是你不是他。”

柳况十分夸张地叹了一口气,道:“显而易见。因为他生气了,并且,再也不想见你了。”

明长宴立刻反驳道:“不可能,他怎么会生我的气。”

说完,自己有点心虚,补充道:“只能说闹别扭。”

柳况啧啧摇头,劝他:“你现在是在自欺欺人吗。怎么在大明殿的时候没想到这个后果?你可真行啊,一刻钟时间就回来,结果半刻钟就把大明殿打塌了。”

明长宴靠在床上。

柳况将药端过来,明长宴瞥了一眼,无动于衷。

看他的模样,就是不打算喝药了。

药又被放到桌上,明长宴问道:“谁给我处理的伤口。”

柳况叹气:“还有谁。你明知顾问。”

他道:“不是我说你。你换个方式思考一下,你站在他的角度,你觉得你这事做的占理吗。”

柳况索性坐在凳子上,拖过桌上的杯子,给自己灌了一碗茶。

“云青要是晚到了一会儿,你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是埋在大明殿。”

半个月前,大明殿在他们面前摇摇欲坠。

柳况后一步赶到大明殿,此刻,怀瑜背对着他,双手握拳,身体微微发抖。见此情景,他刚喊了一个名字出来,正准备拦住怀瑜。谁知,对方的动作十分快,几乎让他完全没有出手的时间。

他往前一步,面前立刻砸落下一块大石头,地面狠狠的凹陷下去。柳况连忙退后,再往前看去,眼见的大明殿正在倒塌。铺天盖地的石头就跟下雨似的,噼里啪啦地乱砸。

这样直冲冲的跑进去,实在危险。

柳况心中狠狠地跳了一下,便道明长宴恐怕凶多吉少。就这么个情况,跟跳下烟波江可不一样,面对乱石飞溅的大明殿,就算是安全地落在了地上,也不一定能跑出来。

秀玲珑迟来一步,连忙拖住他。

“你若再进去,就是三条人命。”

二人在大明殿门口,悬着心站了一会儿,等到心脏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怀瑜总算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从未这么狼狈过,金贵的衣裳被石块割破的割破,被尘土染得灰扑扑的,头发也难得有些凌乱。面色阴沉不善,怀中,还抱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明长宴。

柳况心中“咯噔”一声,连忙上前查看。

结果快要走到怀瑜身边的时候,又有些惧怕此刻的怀瑜。踟蹰片刻,对方却已经抱着人往九十九宫走了。

说道此处,柳况开口:“你那时候,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好的。我都怀疑云青是给你收尸收出来了。谁知道躺了一会儿,发现你还有气息。”

明长宴动了动手指。

柳况调侃道:“又脏又乱,乱七八糟,跟坨垃圾似的。”

明长宴有心给他一拳,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被包扎得严严实实,原本不怎么痛的身体,好像也因为这些绷带痛了起来。当然,这个还不是最痛的,主要是一醒来没见到怀瑜,又委屈又痛,还被告知对方生气,身心疲惫,明少侠觉得自己又要晕倒了。

柳况等了半天,没等到明少侠骂他,顿觉奇怪。

按道理来说,这个祖宗对他从来就没什么尊敬的好脸色过,活像他天生欠他的。平日里说几句就要挨揍,今日看他被绑得动弹不得,趁他病,要他“命”。想着,明少侠被他这么说了一通,就算没法儿揍他,最起码也要在嘴上骂两句,找回场子。

奇也怪哉,柳况抬头,不由发问:“你怎么不骂我?”

谁知道,一抬头,看见明长宴死气沉沉地靠在床边,跟被抛弃的深闺怨妇似的,就差他在边上拉一段二胡助兴了。

柳况行动能力极强,明长宴叹了口气,再抬头的时候,悚然一惊:“你哪里找来的二胡。”

柳况道:“情不自禁,心之所向。”

明长宴问道:“你奏的什么曲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