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十个校尉编为一个小旗,宋映白是钱忠下属十个校尉中的一个,说白了,在庞大的锦衣卫组织里,他渺小的不能再渺小。

这时候,钱忠单手举过头顶招了招,示意大家靠拢。

在他的带领下,众人慢慢移出胡同,悄悄的向民宅靠去。

每一步都极为轻盈,就怕惊动左邻右舍养的护院犬,发出动静,打草惊蛇。

钱忠朝宋映白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点点头,便轻盈的跃上院墙,无声的落地。

他见院内没有养狗,将门闩打开。

院外的人一拥而入,眨眼的功夫已经踹开了正屋的房门。

屋内有三个人正围在桌前谈话,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呆了,一时竟忘了反抗。

“不许动,锦衣亲军,捉拿要犯,违者格杀勿论!”钱忠大喝。

眨眼的功夫,校尉已将三人按倒在桌上,用绳索捆牢。

此时,宋映白听到院内有动静,向外看到一人正在翻院墙。

“不好,有漏网的,追!”钱忠道:“你们五个看住他们,剩下的跟我来!”

说罢,带领宋映白他们拔腿便追。

估计这人正好出去解手,没被他们给堵屋里,听到锦衣卫来了,趁机想溜,却被宋映白给发现了。

这样的夜里呼吸都困难,何况在这夜里奔袭拿人。

漏网之鱼可能是因为要逃命,激发了身体的潜能,跑得极快,一众锦衣卫咬着牙憋着劲不放,才没被他甩掉。

在城里七拐八拐,这人最终逃进了一个敏感的去处——本司胡同。

而这里偏有一个朝廷设置的机构——教坊司。

而教坊司换言之是官营伎院,里面有许多雇犯罪官员的女眷,入教坊司之前都是官家小姐,入了这个去处,这辈子基本上完了。

当然,能进去花钱的也都不是一般人,最低要求也得是个秀才,贩夫走卒别想了。

众人一见这人翻进了这个地方,无不咒骂。

“这孙子倒是会找地方。锦衣卫虽然执行公务,无人敢阻拦,但也不想闹太大的动静。教坊司里各院的妈妈和姑娘们,被搜房,又得鬼叫一片。”

“宋映白,程东一,你们两个,一人守在这里,另外一个去后面胡同,以防贼人走脱,其他人跟我进去挨院搜。”钱忠带着剩下两人,大步扎进了一个院子,就听里面吵嚷声响起,想来是惊扰了。

宋映白让程东一留在原地,他则去了胡同后面,以防贼人翻后墙逃走。

就在他紧盯状况的时候,突然发现几个人鬼鬼祟祟从一个院子的后门钻了出来。

他忙呵道:“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他猛地感到一股慑人的杀气,明明灯光昏暗,他和这些人又离得有段距离,但他不知为何还是浑身一哆嗦,虽然他前一刻还闷热难耐。

他定了定神,走上前去:“锦衣卫捉拿朝廷钦犯,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距离近了些,他借着教坊司的灯光勉强看清了几个人的大致轮廓。

虽然是背影,可也有了大致的判断,拢共有四个人,身着绫罗绸缎,看得出不缺钱,这其实是句废话,教坊司又称销金窟,没钱谁敢来。

这四个人把宋映白当空气,疾步快走,眼瞧就要拐进另一条巷子。

“站住!”宋映白不得不动武了,厉声喝止无果,举步便追。

走在最后的一个人,突然转身,抬臂一拦,挡住了宋映白的去路。

他觉得讽刺,竟然有人敢拦锦衣卫,也不废话,拔刀劈去。

这人身子微微一侧,就叫他扑了空,等他转身回击的时候,对方已经占到他身后,手腕一痛,绣春刀应声落地。

“程东……”不等他喊完,就被对方从后面锁住了喉咙,猛地一用力,勒得他喊不出。

宋映白不敢轻举妄动,对方无疑是高手。

但皇城根下的锦衣卫总不能被歹人吓倒,他冷笑一声,因为被锁住喉咙,沙哑的道:“好大的胆子,敢对锦衣卫动手,不想活了吗?只需进院调查这个时辰离开的狎客,你们的身份便一清二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