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4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不等宋映白说完,对方淡道:“去吧。”

“是。”他硬着头皮站起来,浑身僵硬的弯腰慢慢后退,退了十几步后,他壮着胆子微微抬头瞥了眼,见对方已经不见了。

他长吁一口气,原地蹲下,不停的喘气。

娘的,可吓死爷爷了。

不久就听程东一站在胡同口喊道:“快来帮忙,乱党已经被钱小旗他们给抓住了!”

宋映白走近了,程东一不经意扫了眼,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白?”

这个时候需要压惊,宋映白一边走一边道:“你刚才在抓人前,说那个叫杨贵的趣事是什么?”

“对了,差点忘了,还没跟你讲完,他下河游泳,结果有个公鸭子一直追着他,你懂的,哈哈,他怎么撵都撵不走。后来那鸭子累死在了水里,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叫鸭嬖,哈哈哈。”

“……”完全没找到笑点,但宋映白还是给面子的笑了几声。

也不知道是笑鸭嬖,还是笑自己的霉运。

今晚这事肯定没完,最好的结果是被安排到琼州府当差。

听说那地方很好很温暖,有蓝天白云沙滩和各种蔬果,就是岛上流放犯多了点,离京城远了点。

至于最坏的结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明年坟头绿草茵茵。

第2章

履行职责,擒拿犯人,偏遇到这档子事儿,真是倒了血霉。

不过这教坊司胡同内有大小伎院数家,也不知他们是打哪儿家出来的。

宋映白和程东一小跑进了教坊其中一家院子,就见钱忠他们已经捆住了一个男人,正往院外押来。

这男人一副粗人打扮,身材魁梧,看得出来有功夫底子,但这会被锦衣卫的人制服,动弹不得,束手就擒。

院子不大,除了锦衣卫的人,还站了十来个人。

有披头散发只披了外袍的教坊姑娘,也有被打扰,一脸不满的狎客。

这家院子归杜妈妈管,还没卸妆的她堆笑着追上来:“大人大人,这人虽然从我们这儿捉出来的,可真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戴着绿头巾的龟公在一旁赔笑:“是啊,大人,这人躲在柴房,我们真的一点不知道啊。”

钱忠大手一挥:“和你们有没有关系,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我们回去自会审讯他。”

说罢,看都不看这帮人,大步往外走。

宋映白和程东一赶紧跟上去,提防四周,怕再生变故。

等宋映白他们前脚刚一出门,杜妈妈便狠狠戳了龟公脑门训斥道:“你这一天天的就知道灌黄汤,时辰到了怎么不落锁,叫犯人钻进咱们院子来了,明天要是锦衣卫牵连起来,就把你捆去顶罪。”

龟公挨骂,半句不敢还口,只得连声服软。

骂完龟公,老鸨仍旧不解气,眼睛一扫,正看到人群中站着的一个少年公子,噌地又冒出火来,指着他道:“李公子时辰不早了,听见没有,我们要下锁了,请回罢。”

这李公子,单名一个甲字,乃是绍兴布政长子,如今在国子监读书,自打进了教坊司遇到了中意的姑娘,已不知撒了多少钱在这里。

只是最近手头的钱花光了,父亲知道他在京城不做正经事,气的给他断了银两。

手头拮据,近来几日都没撒银子,这在杜妈妈眼里便是叫她女儿吃亏,自然心中有气。

恰好今日在气头上,一并撒出来火来。

李甲脸上无光,气道:“我当初也不是空手来的,也是费过大钱的。”

他旁边的女子生得浑身雅艳,此时秀眉一颦:“妈妈,这天色已晚,何必这时候撵人。”

“呸,十娘,你住嘴!我已经算是给了他脸面了,以前咱们院子车马如流水,可你自打被这钟馗佬霸住,连小鬼也不上门了!老娘要吃要穿,开门七件事,如今你这小贱人养穷汉,教我衣食从何来?”

李甲毕竟是读书人,吵架不在行,而且跟一个鸨子斗嘴,也跌了身份,臊得脸红,一扭身:“我走便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