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杜十娘没办法,唤了声李郎。

杜妈妈叉起腰,朝龟公使了个眼色。

龟公便赔着笑一路跟着李甲到了院门口,“李公子下次来,好歹给姑娘带点脂粉钱!”

李甲才跨出门,便将他身后的大门掩上,咣当一声,闭得严严实实。

气得李甲直跺脚,“钱钱钱,我去弄钱便是!”

说得容易,他从家乡带来的盘缠行李,用的用,当的当,早没剩了。

可就这么放弃杜十娘,又舍不得。

——

宋映白等一行人将犯人押回了诏狱,和之前在民居捉住的三人一并投入了大牢。

诏狱是锦衣卫的老品牌了,经营了一百多年,品质过硬,没点身份,还真别想被关在这里。

见已是二更天,钱忠便叫属下都先回去休憩了。

宋映白跟程东一先将绣春刀送回锦衣卫衙门锁好,才一边聊着一边往回走。

宋映白不敢将今晚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但又按捺不住打听消息的心,拐弯抹角的道:“唉,这天头可真热,我早先在老家,只觉得锦衣卫风光,没想到要受的罪可真不少。”

“等熬上去就好了。”程东一道:“哪个行当都一样,底下受苦,上面享福,就是街边的乞丐,等你做到‘团头’,有人供奉,也能有一笔富贵。”

程东一说的,正是宋映白想听的,忙顺杆问道:“对了,咱们锦衣卫是不是靠熬资历啊?跟文官似,只要不惹事,总能熬上去。”

程东一锦衣卫世家出身,他本人就是袭了他爹的职务,他忙摇头:“这可不一定,像我们家,世世代代混日子,一直就是校尉,营生没丢,可也没升上去。还得立功,凭本事才能往上升。”

“那咱们锦衣卫最年轻有为的上官是哪位?”

程东一立刻一副崇拜的表情,“自然是黎臻黎佥事了,不过二十二岁,已是仅次于指挥使和同知的高官了,咱们只有羡慕的份儿。”

宋映白感觉很不好,再一次验证了黎佥事的存在。

是啊,他在抱什么幻想,牙牌这玩意丢失是大事,绝无可能冒用。

“这么厉害?!怎么做到的?”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是实话。

“说了也没用,人家的成功咱们也学不了。”程东一压低声音道:“一来,他祖父的姐姐,也就是他的姑奶奶,是当今圣上的亲祖母,二来,他也是真有本事,天资比咱们强太多了。”

宋映白心里拔凉拔凉的,含糊应付道:“原来如此,咱们果然比不得。”

在一个岔路口,和程东一各自分开,他往自己住的紫竹胡同走去。

左邻右舍都睡了,他动作很轻的打开大门,见住在西厢的柳遇春还未睡,窗上映着他读书的影子。

柳遇春是绍兴人,正在国子监读书,目前跟宋映白同住在一个四合院内。

正屋住着一对京城坐地户老夫妇,没儿没女,便将西厢租给了监生柳遇春,东厢租给了锦衣卫校尉宋映白,赚些租金补贴家用。

宋映白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房内,拿出水桶打了井水进屋,随便将身上的青色飞鱼服脱下,简单洗漱,往炕上一趴,倒头就睡。

——

“阿妹挂哥挂优优,挂哥都如鸟挂巢,挂哥都如鱼挂水,挂哥都如灯挂油——”

谁,谁在唱歌?

宋映白发现自己站在高岗上,对面的妹子们正在深情的对着他唱着一首婉转高亢的山歌。

他正懵,旁边的一个打扮颇具民族特色的小伙子催促道:“轮到你了,唱啊。”

“唱什么啊?”

“到了琼州府你就得唱山歌!”

琼州?琼州!

宋映白腾地坐了起来,天色早已大亮,好在只是梦游了一把琼州,人还在京城。

突然间,他听到有人敲院门,不禁一个激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