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3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这时一艘小船慢慢划向岸边,船夫是个黝黑魁梧的汉子,上下打量四人,“过江?”

江展道:“不知可否帮忙,劳烦船家了。”

船家一听是外地口音,伸出了两个手指,“一个人二百文。”

宰人啊这是,太贵了,如果是宋映白一个人过江绝不花这冤枉钱,但现在花的是公款,那就好说了:“少爷,咱们坐吗?”

江展道:“没别的选择。”

“少爷,您小心点,小的扶您。”

他先踩着踏板上船,伸出手把江展给扶了上去。

就在郑元要登船的时候,船家却伸出船桨拦在他跟前,“这船太小了,只能坐下两个人,你坐后面那个稍大点的吧,船家是我兄弟。”

众人回头一看,不远处正划来一个稍大些的渔船,船上站了个撑船的男人。

郑元道:“少爷,那我坐后面这艘船,你们先过去。”

江展点点头,表示可以,“开船吧。”

宋映白看着水波一圈圈荡开,离岸边越来越远,而郑元上了后面那艘船,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明明在岸上瞧着水不大,但真正到了江心,感觉却大不相同。

江水茫茫,船身摇晃,瞅久了,有眩晕感。

船家一边撑船一边嘴角上翘的瞧他们俩,仿佛路长在他俩脸上。

宋映白道:“船家有事情要说吗?”

这船家闻言,将船桨收起,弯身在船舷处一摸,便取出一把朴刀来,阴测测的笑道:“我正想问两位,是想吃板刀面还是想吃馄炖?说吧!”

宋映白低头扶额,居然遇到了水匪。

他正要说话,就听江展“很傻很天真”的问,“什么是板刀面,什么是馄炖?”

宋映白心说,你不是坐办公室坐傻了吧,还是你是个文职人员,不懂这些道上的黑话?

船家朴刀一晃,明晃晃的亮眼,“想吃板刀面,老子就一刀刀剁你们下水,若要吃馄饨,你们两个赶紧脱下衣裳,下水自死。”

衣裳也能卖钱,对劫匪来说,希望对方能选择馄饨套餐。

宋映白远眺,见后面那只船也停下了,船上的情况看不大清楚,想来也在抢劫了。

可能在岸上的时候,就选定了他们三个做待宰的羔羊,他跟江展看着弱,便上了这条船由他一个人抢劫,而郑元看着是个干粗活有力气的,便将他单独分开,让他去坐后面那条船。

船家气冷笑道:“想好了吗?”

宋映白看向江展,“少爷,咱们是给他吃板刀面,还是吃馄炖?”

江展坐在船边,气定神闲的问:“你会撑船吗?”见宋映白点头,他便道,“那你自己想想吧,他一个江上摆渡的,难道不会水吗,还馄炖?!提问前先动动脑子。”

敢情江展还是个毒舌人设?宋映白道:“属下明白。”

此时的船家举着刀,呲牙咧嘴的看不懂这两个文弱的年轻人了,瞅着分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但说得话怎么这样怪?!

宋映白左手打了响指,船家本能的看向他。

与此同时,一枚短箭从宋映白袖中飞出,直刺入船家喉咙。

随着噗通一声,江面溅起层层红色的涟漪。

很快,又归于了平静。

这家伙在江上摆渡,不知给多少人吃过刀面馄炖,今日撞见锦衣卫,是他的报应到了。

宋映白拾起船桨,试着划了下,问题不大,可以操作。

“少爷,咱们需要等郑元吗?”

江展语气平淡的道:“不用了,咱们先上岸罢。”

宋映白根本不担心郑元的安危,如果连两个水匪都搞不定,也不用混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