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此时就听一声怒吼:“你这疯婆娘在这里发什么疯?!”

一个汉子带着四五个人气势汹汹的冲进人群,逮住陈嫂,左右开弓就是几个耳光。

打得陈嫂满嘴是血,引得周围看不过眼,纷纷指责,宁采臣也道:“有话不能好好说么,干什么动手打人?”

这汉子用力一推宁采臣,将他推倒在地,“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

又道:“各位街坊邻居,你们有所不知,这个娘们疯了,孩子病死了,她受了刺激,非说是卫老爷害死的。这不是污蔑好人么?卫老爷为人那没得说,仁义!我女儿在他家做工病死了,还好心给了五两安葬银子呢,这疯婆子净胡说,我不打她打谁!”

宋映白看得出来,街坊邻居对男人的说辞并不认同,甚至有微微摇头者。

男人带来的几个人抓陈嫂的抓陈嫂,抢女孩尸体的抢尸体,一拥而上,将人给制服了,拖着往回走。

陈嫂声嘶力竭的喊道:“放开我,我没疯,我女儿是被害死的,你们今日不救我的女儿,改日死的就是你们的女儿——我没疯——我没疯——”

“闭嘴,女儿死了再生就是了!疯婆子。”

“是你是你,都是你!你说卫家给钱多,就把女儿送到卫家做工,结果呢?都是你!”

“疯婆子!”又是几个响亮的耳光。

宋映白目送这些人远去,忽然有人大喊道:“是普渡慈航!”

话音一落,原本还杂乱站着的路人,不约而同的站到路两边将中间的位置腾了出来。

宋映白他们为了不引起注意,也赶紧站到了人民群众中。

叫普渡慈航的和尚排场很大,有打扇的,有打幡的,有鼓乐的,浩浩汤汤,好长一条队伍。

普渡慈航年约六十,面容清瘦,缓缓行来,与陈嫂他们打了个照面。

看得出来他极有威望,方才还装牙舞爪抓人的陈嫂男人,像个小猫似的乖乖的放下人,双手合十,“大师。”

陈嫂满面泪痕的爬到他跟前,双手合十哭道:“大师,请救我们……”额头低地,细弱蚊蝇的啜泣:“请救救我的女儿……也请救救我……”

普渡慈航弯腰,手掌轻放在陈嫂的头顶,“贫僧这就为你的女儿超度,让她脱离三恶道的苦难。”

说罢,双手合十,双目紧闭,诵起了经文。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听普渡慈航超度亡者,在场者虽有数百,却无一人敢发出杂音。

突然,宋映白被狠踩了一脚,低头一看作案者是江展,敢怒不敢言,甩去一个眼神,您有事儿?

江展压低声音道:“这人有问题,不要仔细听他梵音诵经。”

宋映白一瞥,郑元正听得如痴如醉,一脸的神往,他立刻给他一手肘,将人惊醒。

郑元如梦初醒,晃了晃头,深吸了一口气。

普渡慈航诵完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径直离去,留下身后一束束敬仰的目光。

突然有人高声喊道:“报应,报应来了!陈嫂男人遭报应了!”

宋映白和江展立即挤到陈嫂他们跟前,就见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男人,此时浑身抽搐,脖子青筋暴露,身体扭曲的像麻花一样,筛糠一般的抖了几抖,双腿一瞪,便没气了。

宋映白惊愕回眸,见普渡慈航等一行人仿若无事的继续前行,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哈哈哈哈……”陈嫂坐在一旁,又哭又笑,不住的喃喃自语,“好,报应的好,哈哈哈。”

宁采臣上前,“我就在前面集宝斋收账,你要是想告了,就去找我,我帮你写状子。”

“人家才死了男人,哪还有心思告状啊,你可赶紧走吧!”

宁采臣道:“是啊,可怜。”,从袖中掏出一些铜板,递到陈嫂手中,才迈着步子走了。

而陈嫂双目呆滞,仍在念:“哈哈哈哈,现世报,一个都不掉……”

“可怜啊,真的疯了,赶紧送回家去吧。”

宋映白看不懂了,碰了喷旁边的人,“这位大哥,敢问刚才那大师是……”

“是普渡慈航大师,他的梵音咒,死者听了可登极乐,生者业力大的,听完就遭现世报。”

宋映白更不懂了,既然这样怎么不给那个叫卫钧的听一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