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16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唉,普渡慈航大师要是能给卫大老爷也念一念就好了。”人群有人小声嘀咕。

“别说话,不想活了,小心吉州知府听你说他丈人,割你舌头!”

此时宋映白突然看见陈嫂男人的耳朵里露出一个黑亮的小东西,有点像虫子,刹那间,一道黑影已经钻了出来,趁人不备贴着地面飞奔。

宋映白一愣,才要动作,就见旁边的江展手指一动,发出一枚铜钱,将那黑影在几丈外斩成了两段。

对不起,您不是坐办公室的,您是高手。宋映白心说道,走上前一看,竟是一条蜈蚣。

“这……”宋映白道:“这也太古怪了。”

这时候江展跟郑元走过来,江展面无表情的道:“古怪就古怪吧,和咱们没关系。”说完,举步往前走。

宋映白撇嘴颔首,也对,古怪的事多了,任务第一,其他的都不必在意。

临街正好有个稍大的店面,三人点了菜肴,吃到一半,就听外边喧哗,见一队官差正押着一个人经过。

宋映白定睛一看,被押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宁采臣。

他所知道的和聂小倩谈恋爱的那个宁采臣,可没蹲过监狱,这位应该是重名。

“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周亚炳,我叫宁采臣,是集宝斋收债的,真的啊,冤枉啊。”

“闭嘴!集宝斋早没了!你就是周亚炳,堵住他的嘴巴!”为首的捕快一挥手,两个衙役拿上一块破布,死死塞进了宁采臣嘴里。

宋映白愕然,这效率可真快啊,难怪刚才有人劝宁采臣不要管闲事。

这时候就听江展轻咳了一声,“和咱们没关系,赶紧吃饭!”

“少爷,您也吃。”宋映白献殷勤,夹起一筷子菜就往江展碗里放。

江展瞅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低头将碗里的菜吃了。

第6章

佛香缭绕,烛光忽明忽暗。

普渡慈航坐于蒲团上,和往常一样入定打坐,本该就这样渐渐进入无我的状态。

忽然,耳边又回响起那一声声惨烈的叫喊。

他骇然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明明已经出家了,为什么还是无法得到安宁?

明灭的烛光中,他的脸庞越发显得苍老。

他七岁那年目睹全家死于劫匪刀下,他躲进严实缝中侥幸逃过一劫,被人救起送到寺庙出家。

从那一刻起,他就该放下仇恨跟执着,他已经是出家人。

有那么一段日子,他觉得他放下了,母亲的笑容在记忆中渐渐淡去,父亲和兄妹们的轮廓也逐渐模糊。

可是二十年后,他突然发现将要剃度出家的人,正是当年杀害他全家的匪徒之一。

一切重新变得清晰,可他是出家人,要慈悲为怀。

“我原谅你了。”在一个夜里,他将这个人叫出来,高风亮节的说道。

“不,是佛原谅了我。”

那个人的回答和微笑的语气,他永远不会忘记。

是佛原谅他了,那么他呢?谁来接受他的愤怒?

后来……记得他扛着那个人的尸体在后山上走了很远。

他像一个黑夜中的遍体鳞伤的野兽,背负着罪行,一点点走着。

忽然,在月光下,他发现了一个满是蜈蚣的坑穴,它们在坑内不停的游走,发出如风吹落叶一般的沙沙声。

他将那个人的尸体扔了下去,转头拔腿就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