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2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毕知府不敢耽搁,立刻叫来管刑名的师爷,带着江展他们去大牢。

至于他本人,借口丈人不见,要差人寻找,溜了。

宋映白也算是见识过诏狱的人,但也要夸一句吉州的监狱修得不错,石头铸造固若金汤,难怪能将这小诸葛关在这里许多年。

就是味道难闻了些,为了防止犯人逃脱,采光的窗口连头都伸不出,因为光线很差,显得潮湿阴暗。

他下意识的将手指放下鼻下,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鞋面上爬了过去,似乎是个多足虫类,他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远远的就听最里面的大牢,有人在发疯似的喊:“冤枉啊,我不是周亚炳,我叫宁采臣啊,为什么将我关在这里,我又没犯法,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另有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劝道:“哎呀,周亚炳,你不要发癫了,是不是肚子饿了?你看这里有一个又大又肥的蟑螂,给你吃好不好?”

然后是宁采臣一连串啊啊啊啊啊的尖叫。

江展道:“你们这牢房里关人都不验明正身的么?”

刑名师爷尴尬,试图岔开话题,“刚才说话的老头就是那小诸葛了。”

随着临近最后一间牢房,一个披头散发脏兮兮的老头子逐渐出现在众人视线内。

他正用石块在墙上画着什么,墙上布满了奇怪的符号,他冷淡的瞅了眼宋映白他们,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

倒是宁采臣扑到栏杆上,伸手挣扎道:“听我说啊,我不是周亚炳,我是集宝斋收债的宁采臣!”

师爷当然知道这家伙是谁,他敢管知府丈人的闲事,就敢让他吃牢饭。

江展冷声道:“既然你们说他是周亚炳,那么把周亚炳的画影图形拿来,对照一下。”

师爷暗中咧嘴,“这个,那个……这人还没过堂,过堂了发现他是冤枉的,自然会放人的。正事要紧,就不要在这人身上浪费时间了吧。”

宋映白适时道:“我们大人叫你拿就拿,废什么话!”

师爷没办法,朝手下摆了摆手,“快去吧!”

很快,在宁采臣的期待中,周亚炳的画影图形拿来了。

宋映白递给江展,“大人您看,没一点相似的地方。”

江展瞅了眼师爷,师爷胆寒,忙吩咐下去,“都愣着干什么,抓错人了不知道吗?蠢货,赶紧把人放了!”

一直置身事外的小诸葛停下动作,起身给宁采臣收拾书箱,“你运气好,这些是你的东西,拿好。”

宁采臣接过书箱,“老伯我走了,我改天再来看你。”

宋映白微微摇头,“你怎么进来的不知道?还改天再来?”你得罪了毕知府不知道吗?这次出去还不赶紧躲到别的城市去?

宁采臣没想那么多,高高兴兴的出了门,一脚踏出牢房,不停的朝宋映白他们道谢。

狱卒不耐烦的道:“别碍事了,还不赶紧走。”

“慢!”江展朝宋映白使了个眼色,“去!”

宋映白心领神会,夺过宁采臣的书箱,哗啦啦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除了里面的正常书籍外,还多了一块玉佩,还有一摞书稿。

宁采臣一呆,“这不是我的,这……”他意识到这是老伯的东西,刚才假装帮他整理书箱,偷偷塞进去,想让他帮忙带出去。

江展对宁采臣,“把属于你的东西挑出来,你可以走了。”

宁采臣不敢逗留,将地上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捧起来,慌忙走人,这个老伯不简单,这些也不是普通人。

小诸葛见被人识破,耸耸肩,气定神闲的往旮旯一躺,“你们是什么人?干嘛特意来找我麻烦?我这个糟老头子值得你们这么费心吗?”

江展让狱卒打开牢房的大门,对宋映白道:“你留下,其他人的都下去。”

郑元得令,将其余人带离,剩下江展宋映白和小诸葛。

小诸葛突然扑到宋映白脚下,手疾眼快的夹起一条虫子,塞进嘴里嚼道:“人间美味,不可浪费啊。”

宋映白心里直呼恶心,脸上波澜不惊,他看向江展,想瞧瞧他觉不觉得恶心。

就见江展嘴角不屑的勾起,分明是一副“再跟老子装”的表情。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