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31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剩下的宋映白则被江展放回去休息了。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下到一楼,找到正在摆弄公鸡的店小二。

“针?客官要缝衣服吗?”店小二放下手头的活儿,很快,找来一个针线板交给宋映白,“特意给你找了个新的,这上面的针可都没用过。”

宋映白拍了拍小二的肩膀,笑道:“记在我们账上,一块算。”转身上楼。

走了一半的楼梯,听到小二叫他,他回头,“还有什么事儿?”

小二抱着一只红公鸡,“不要一只吗?”

宋映白摇头,“这就不用了。”

回到屋内,他用细线简单的做了个警报装置,毕竟闹过蜈蚣精,虽然它返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却不能完全否定这种可能。

——

与此同时,在吉州城外不远处,一个书生打扮的人,急匆匆的走着,正是宁采臣。

他可不敢再在城内逗留了,万一又被知府找茬逮回去,可真就没人救自己了。

但他一个穷书生,没车没马,只能靠两条腿奔跑,走了大半天,才刚出城。

天气炎热,他擦净脸上的汗水,找了个凉快的树荫下,取出水袋,小啜了一口。

忽然,他听到身边的草丛中有动静,他紧张的捂紧了水壶,弯腰去看,就见草种露出一条黑黢黢的人胳膊。

他捡了块小石头,朝那胳膊丢了过去,胳膊的主人动了动。

看来没死,他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就见一个少年赤身趴在那里。

“喂,喂,喂。”他抱起少年,见他昏死了一般的闭着眼睛,便将水袋递到他嘴边,“喝点水吧,你这是怎么了?”

水滴落到少年的嘴唇上,可能是水源的滋润,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抢过水袋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大口。

宁采臣心疼的直搓手,但是毕竟是救人,没办法。

少年喝足了水,用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宁采臣,舔了舔嘴唇,好棒啊,不仅有水源了,正肚子饿,连吃的都有了。

宁采臣见他眼睛全是黑眼仁,心里推测他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你怎么一个人躺在这里?你先等一下,我书箱有换洗的衣服,你先穿上。”

说完,转身弯腰去翻弄书箱。

少年在他身后活动了一下脖子,张开了嘴巴。

就在要下口的时候,就见对方欣喜的转身递来一身衣服,“你不要嫌弃,这些衣服都是洗过的。”

少年一愣,嗅了嗅,他递来的衣服的确洁净,全不像小诸葛那套衣服潮湿冰凉酸臭。

他眨了眨眼睛,一把夺过衣服,穿在了身上。

宁采臣端详他,“还有你的头发,不能披头散发的,只有疯子才不修边幅,我帮你梳一梳。”说着,上手将少年的头发捋了捋,拿发带简单的一扎,“这样就不挡眼睛了,诶,你头发还挺好的,又黑又亮。”

少年仰头看他,“我是不是不丑?”

宁采臣心想,这孩子虽然长得怪怪的,好像也不聪明,但肯定也是爹娘的心头肉,怎么能说丑呢,“你是个英俊的小郎君,告诉大哥哥,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我……我……”少年反问,“你家在哪里?”

“我没有家,唉,四海为家喽。”宁采道,“你怎么会趴在草丛里的?”

“我……”他记得了,他喝了很难喝的水,然后就昏倒了,之后听到公鸡打鸣,吓得跑了出来,再之后就不记得了。

以后千万不能喝那种难喝的水,嗯,人们叫它酒。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胃里难受极了,一弯腰,干呕了几下,却什么都没吐出来,他便将手伸进了嗓子眼。

宁采臣给他顺背,“你不要紧吧。”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少年从嗓子里掏出来一块玉牌似的东西。

少年长出一口气,“舒服了。”一不小心把小诸葛的玉牌给吞了,没消化掉。

宁采臣惊讶的看着他,“难怪你躺在路边,什么都吃会吃坏肚子的。”

用水袋里剩余的水,将玉牌冲刷干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