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43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吴功趴在普渡慈航尸体上,火焰烫得他生疼,爷爷怎么了?也死了吗?

他以后都不会再喂自己了么?

忽然视线变得模糊,他摸了下,是水,他忽然想起宁采臣那天的表现,原来是这样,眼睛流水这么难受。

……爷爷死了,他也会死吗?

不,他不想回到仰望人类的时候,也不想变成路边的死虫子。

他要活下去!

第19章

宋映白看着这熊熊烈火,松了一口气,想必等火熄灭了,蜈蚣和普渡慈航八成会烧成黑炭了。

可就在这是,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而来,他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见一条大蜈蚣立着半截身子,出现在火墙里,发出如野兽一般的嚎叫,地动山摇。

毕知府大叫:“不要怕,继续放火烧!”

大蜈蚣跃起,轻松跳出了火墙,叫了一声,直奔毕知府,一对獠牙张开,竟将他整个人从中间生生咬断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失去了指挥,毕知府的手下群龙无首,又因为毕知府惨死,猛然受到了刺激,突然慌了手脚,竟有扔下火油逃跑的。

“不许逃——”江展出声阻止,但无济于事,军心一旦乱了,很难再重整。

江展见状,干脆也不喊了,自己提起剩余的坛坛罐罐中的一个,抡起一个便往蜈蚣身上撇。

宋映白也跟着,拎起两个坛子砸到蜈蚣脑袋上。

随着坛子破碎的声音,鸡血淋了蜈蚣一头,但它似乎并不那么害怕,失去理智一般的摆了下头,但并不理会他俩,只一跃就到了傅天仇跟前。

江展对宋映白急道:“还得用火,随我来!”两人掉头去找火油。

傅天仇身边的人都跑了,只有他愣愣的站在远处,任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它还记得就是因为要吃那个老头,事情才变成这样,可恶的老头,它一定要嚼碎他。

“爹!”一直潜伏在周围的傅清风抓住时机,冲了出来,一把挽住父亲的胳膊,转身便跑。

傅天仇眼中的绝望却更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不要管我,快走,快走!”

而这时,那蜈蚣脑袋一伸一口咬住傅天仇的胳膊,脑袋一甩,便将他右臂扯了下来,而人则被甩开到了几丈外。

就见这蜈蚣一仰头,胳膊就被它吞入了腹中,继而发出咕噜咕噜的得意声,仿佛在笑,而身体似乎又胀大了一些。

蜈蚣仔细咀嚼完,又朝他们扑来,它在报复,它就是要一块一块的撕碎他吃掉。

突然就听有人大喝道:“你看看这是谁?!”

许景押着宁采臣站在不远处,他歇斯底里的喊道:“看看,这是谁?不想他死就不要轻举妄动!”

宁采臣的脖子已经叫利刃划出了血,他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也怪自己,谁让没事玩什么劫狱,只是他想死前再看一眼那个酷似小倩的叫傅清风的女子。

傅清风见出现变数,立即扶起身受重伤的傅天仇,头也不回的尽可能的往前逃去。

蜈蚣歪了歪头,看着宁采臣,这个人对自己很好,给它衣服穿还给它梳头发,但是,它现在已经不会那么幼稚了。

它刚才也求饶了啊,可还不是要烧死它和爷爷,它投降不仅不会救宁采臣,它也会死。

想到这里,它立即朝许景冲了过去,许景便推出宁采臣叫他挡在自己前面。

“啊!”宁采臣就见血盆大口和一对巨大的森白獠牙朝自己逼来,当即吓得失声叫了起来。

蜈蚣不可自控的迟疑了,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许景一刀从宁采臣腋下插过去,并将他作为盾牌,推着他冲到蜈蚣跟前,将刀尖直接扎进了它的口中。

宁采臣贴在蜈蚣嘴上,双眼一翻,似乎又晕倒了,许景此时拔出刀,准备再砍。

蜈蚣仰天嘶吼,而躺在地上的宁采臣却突然睁开眼睛,一溜烟的爬开了,人吃一堑长一智,总得有点心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