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49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等歇得差不多了,宋映白道:“我去问问她家有没有草药,她住在这种荒山野岭,少不了遇到各种蛇啊蜈蚣什么的有毒性的东西。”

黎臻看着他,欲言又止。

宋映白擦了擦额头的汗,起身到了对面屋前,“夫人,我朋友被毒蜈蚣咬伤了,不知您家有没有治疗的药粉?能不能帮帮我们,感激不尽。”

屋内寂静无声。

“夫人?”宋映白提起了警惕,敲了敲门,这一敲不要紧,他立刻就发现这道门,从门板到门坎布满了灰尘,完全没有开阖过的痕迹。

他登时冒了一身冷汗,惊慌的低头一看,就见屋内的地面何尝不是布满了灰尘,只有他和黎臻的脚印,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的脚印。

他壮起胆子,慢慢推开门,随着吱嘎一声,就见屋子尽头的床上躺着一具干枯的女尸,被子盖在腋下,露在外面的衣服,和那个夫人一样。

这一瞬间,宋映白不觉得可怕,只觉得悲凉,一个女人为什么孤身一人死在这荒郊野岭,她没有丈夫和亲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宋映白将门关好。

他马上回到西屋,把门关好,将发生的事情跟黎臻说了,末了问:“咱们要离开吗?”

“如果按照你说的,她已经允许咱们住下了,之后不打扰她,两不相干。我感觉她没有恶意,而且今晚上肯定要下雨,咱们没地方去。”

宋映白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无处可去,就是有女鬼的屋子也得将就,总比在野外淋雨强。

“……那我去看看有没有吃的。”宋映白虽然怕鬼,但饥饿也很可怕。

黎臻双颊因为发热,微微泛红,声音沙哑的道:“你要是害怕,我可以坐在厅里陪你。”

“……不必了,我根本就不怕。”宋映白硬着头皮出了屋。

厨房里锅灶布满了灰尘,打开锅盖,空空如也。

碗架子有剩饭,早已经烂成了一堆干枯的白毛,米袋子里的米也烂得不能吃了。

他回到西屋,黎臻的状况看起来并不好,斜靠在小榻上,闭着眼睛,眉心皱起,呼吸略显急促,能看得出他在压抑痛苦。

他看了眼窗外,虽然云层很低,但到天彻底黑前还不至于下雨,他大概还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大人……我去后山看看,看能不能打到个野兔子什么的。”

黎臻瞅了眼窗外,“你别去了。”

“不行,这屋里没吃的,您得吃东西才有抵抗力,如果天黑前没猎到东西,我会回来的。”宋映白道:“您一个人没关系吧?”

“……我没关系,反倒是你,别往林子深处走,没有发现,立刻回来。”黎臻道:“别遇到毛人。”

宋映白点点头,转身离去,迈出门的时候,就听黎臻道:“……你比我想象的要优秀得多。”

正是上次黎臻夸奖他的话,宋映白回头笑道:“大人,这次我可真记住了!”

黎臻微笑点点头。

宋映白得意的扬扬眉,将门关好,飞步出去了。

他刚出门,黎臻便一侧身,不再忍着,捂着嘴不停的咳嗽,再拿开手的时候,一掌心的黑血。

他跌回小榻,手背放在滚烫的额头上,第一次切实感受到死亡的逼近。

——

在森林里,人很容易失去方向感和时间感,宋映白不敢走得太远,约莫走了一刻钟就伏下身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寻找猎物。

忽然,他发现树干后面露出一角灰绒绒的皮毛,他看准,抬袖放箭,结果不幸偏转了下,射到了树干上。

宋映白岂能善罢甘休,拔腿就追,又发了两箭,终于将兔子钉死在了地上。

他走过去,拎起兔子耳朵,脑海里已经出现一锅热气腾腾的炖兔肉了。

一边在心里演练如何炖这兔子,一边往回走,渐渐的,他因为打到猎物而高兴上扬的嘴角,慢慢垂下。

他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他快步走到一棵刻着记号的树干前,这是他刚才一边走一边刻下的,但同时,他也发现旁边的树干,前方的树干,视线内所有的树干全部被刻了记号。

他脑袋嗡的一下胀大,这是鬼打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