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51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此时雨滴落下,打湿了宋映白的衣裳,“方海……冒昧问一句,你家是不是住在离不远的小屋,屋外围着篱笆?尊夫人戴了一根骨簪。”

方海的声音突然激动,“你见过她?”

印证了他的猜想,宋映白没有回答,只是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她是个好女人……”

他们是私奔的,她是他的寡嫂,在被他母亲逼迫殉节的时候,他救了她,之后两人义无反顾的逃到了这里。

本朝律令,以嫂为妻者斩,他们永远无法被世俗接纳。

只能离群索居,住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大雨倾盆,宋映白站在雨中,深吸一口气,“其实,我早该发现,你出现之后,我才迷路的。或者说,当你靠近我,我就开始迷路了。困在这里的人,是你。”

其实从一开始,方海穿着冬天的衣裳,他就开始生疑了。

身体藏在树洞中的方海低声呜咽,“……我遇到了毛人……死在了这里,后来遇到了一个老人家,他在我心口画了个符,我能重新走动了,但是却不能走出这片林子……”

他的妻子病了,他进山打猎给她补身,但是却遇到了毛人,一番搏斗,毛人被他杀死了,他也重伤不治。

后来因为那个奇怪老者画在他心口的符号,他活了下来,却不能离开,只能日复一日的给妻子打猎,将肉储存下来,堆满了树洞。

宋映白凝噎,这分明是个活死人,想回家却不能,忍受着妻子被饿死的焦虑。

方海呜咽道:“我想擦掉身上的符箓,真的消失,可是我……我……我……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我下不了手……”

所以他躲避雨水,成了一个怕“死”的死人。

这样的每一天都是煎熬,但是还抱着一丝卑微的侥幸,希望他的妻子其实还在活着,只要他这样“活”下去,说不定有一天能够再见到她。

可是今天他遇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忽然有一种预感,他可以结束了,他声音颤抖的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见到我的妻子了?她怎么样了?”

“……她去世了,我见过她的尸体……”

方海发出了一声如野兽般的痛苦吼叫,良久,他弯着腰,一点一点的走出树洞,哭着道:“……她果然死了……我没有任何再坚持下去的理由了……其实早该结束了。”

说罢,扯开身上的皮袄,露出心口上那道用血液画出的符箓。

他用恳求的语气道:“请将我们合葬在一起,拜托你……”

宋映白颔首,承诺道:“你放心。”这是借宿在人家屋子应该做的。

大雨瓢泼一般,雨水溶化了符箓,变成一道道血水,从模糊,直至消失。

方海在这大雨中,和符箓一同溶化,最后成为了一堆白骨。

宋映白用方海的亵衣包裹住他的白骨,转身回头往森林外走去。

让他在意的是,那个在方海心口画符箓的老人家究竟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东西?

他也在这林子中吗?

第24章

宋映白原路走回,遇到了刚才扔在地上的兔子,而前面树上刻着的记号也变正常了,一棵树上只刻了一下。

他沿着记号往森林外走,但走着走着,许是体力透支,他只觉得眼皮沉重,再支撑不住,昏昏沉沉闭上了眼睛。

……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亮如白昼,鸟语花香,温暖如春,而仔细一嗅,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气。

他掐自己一把,一点不疼,梦?

“哈哈哈,你输了!”

不远处传来大笑声,宋映白好奇的慢慢走过去,随着他的移动,视野逐渐清晰开阔。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他坐在一张石桌前,石桌上摆着棋盘,他笑完,马上坐到对面去,单手托着腮帮,愁眉苦脸的道:“你这棋下得还真妙,真叫我为难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