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5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宋映白不由得皱起了眉毛,怎么回事?

忽然,老者发现了宋映白,回头警惕的看他。

宋映白抱拳作揖,“对不起,打扰了。”转身就走。

这时老者居然一步迈出,风一般的来到宋映白跟前,揪住他的肩膀将他拽到棋盘前,“你来得正好,老夫这步棋怎么下?”

宋映白只觉得这老人全无一般老年人的体味,甚至身上还有淡淡的清香,“这是您的棋局,我怎么好插手呢?”

没想到老者闻言,脸色一变,“哼,我还以为你很爱管闲事呢!”

“……此话怎讲?”

老者捋着胡须道:“你不是很愿意管方海的闲事么,居然答应他,让他和他嫂子合葬,棋局与你无关,难道这件事就和你有关吗?”

宋映白明白了,这就是方海口中给他画符箓的老者,是仙,还是妖?

他无奈的闭上眼睛,唉声叹气,自己真是走背运,刚走个蜈蚣精又来个不知道什么精。

“问你话呢,为什么只顾叹气?”

宋映白心说,这种难缠的老头子,不能顺着他,否则只会得寸进尺,更无生机。

于是一挑眉,“您不也很爱管闲事么,您看起来跟那方海也非亲非故,您干嘛管我管不管他的闲事呢?”

“你!”老者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话噎他,一瞪眼,“你这无知小民,你可知老夫是谁?”

宋映白挖耳朵,不屑的道:“谁啊?玉帝?三清?”

“……”老者先是尴尬,继而才用冷笑掩饰:“你这是想挖苦老夫,老夫当然不是三清,但也是很尊贵的。”

宋映白撇嘴,“说来听听。”

“老夫是……”眼看就要掉进对方的陷阱,老者突然反应过来,反将一军,“你又是什么人?”

宋映白也不怯场,他一个小校尉连东厂的档头都敢忽悠,别说一个山里的老头子了。

他清了清嗓子,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是本朝状元。”

人都多大胆,牛就有多大逼,吹,使劲吹,反正不上税。

何况在似真似假的梦里。

当然宋映白自称状元也并非没有理由,按照常识,状元很可能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妖魔鬼怪都不敢动。

他这么说,就是吓唬这老头。

不管他是人是妖,先发制敌,把他忽悠住再说。

老者上下打量宋映白,扑哧一下笑出来:“毛头小子,脸皮真厚,竟想骗老夫。”

宋映白哼笑一声,“既然你不信,我就证明给你看。”

“如何证明?”老者哼道,全没发现他现在已经顺着宋映白的思路在走了。

“状元才学必然是全国之首。”宋映白道:“我有一副对子,你听好,烟锁池塘柳,全国除了本人之外,没人对得出。”

“烟锁池塘柳?”老者仔细一品,不禁愕然,这是一幅绝对,五个字分别有五种偏旁,而且还组成了一副柳岸,池塘,烟雾缭绕的意境。

宋映白一挑眉:“不如你试着对一下?”心里则暗想,你就对去吧,这可是历史上有名的绝对。

就算你是神仙,也是个旮旯山沟的神仙,妖怪的话,就更没什么见识了,在这久经历史考验的对联前,怕是也得跪

他当年闲着没事,没少查这副对子的资料,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本来是留着怼文官用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果然就见老者一副吃坏了肚子的表情,无比的纠结。

老者尝试着对:“烂桃滚错堆?”话一出口,大概也觉得不上档次,下意识的捂住了嘴。

“哈哈哈哈——”宋映白仰头大笑,没有笑意也硬挤,对他进行了无情的嘲讽。

老者一拍石桌,“笑什么,难道你能对得出来吗?”

“当然了,我是状元。”宋映白豪爽的道:“你听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