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5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黎臻注视着门,良久才慢慢重新躺下,嘴角挂着笑意。

——

兔子肉在锅子咕嘟咕嘟的住着,香气飘了满院。

宋映白一锄头一锄头的在院内刨坑,锄头是他屋后找到的,虽然长满了铁锈,但聊胜于无。

将方海夫妇葬下,宋映白又在篱笆附近摘了些山花,放到了他们坟包上。

“你们这个院子,不属于森林,你们在这里,就算何首乌精看不顺眼,也奈何不了你们。不过,还是早些投胎,开启新的人生吧,下辈子做一对邻家青梅竹马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宋映白其实很不喜欢悲剧,故事要是悲剧结尾他都不会看,但是入了锦衣卫这个行当,就得让自己心硬起来,不过幸好,将黎臻救了回来,算是这么多日来难得的喜事。

他回到屋内,见兔子肉炖的差不多了,用做菜剩下的水洗了手,去叫黎臻。

可是一开门,黎臻睡得深沉,他轻唤了一声,不见黎臻应声,他便退了出去,杵着下巴想了一会,自己先舀了一碗吃了,剩下的给黎臻留着,等他醒了再吃。

其实他才是最累的那个,这几天一直没闲着,能撑到现在又是做饭又是刨坑,全靠意志力,如今黎臻痊愈了,方海夫妻也合葬了。

他泄了一口气,双手托着腮帮,不知不觉改为枕着胳膊,最后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发现天色早已大亮,而自己则躺在原本黎臻睡的小榻上,他一个骨碌坐起来,寻找黎臻的身影,“大人——”

自己怎么睡在小榻上,什么时候被移过来的?黎臻睡哪儿了?他是绝不可能去睡方海妻子病死的那张床的。

他有点懵,这时候黎臻站在门口,“我又抓了一个兔子,已经炖上了,快点吃了,好上路。”

宋映白道了声:“是。”赶紧起了身,不得不说,睡得真好。

他看了眼小榻旁的椅子,难道黎臻把小榻让给自己,他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饱饱吃了一顿,这一次两人精力充沛的踏上了行程,只要沿着河岸,就能找到人家,到时候弄两匹马,一切就容易了。

路上两人聊天,聊到宋映白是如何得到何首乌精的根须的时候,他将那副对子的事情隐瞒,否则以他武人的身份,居然想出那种绝对,没发圆。

只说自己哭着求那精怪,说要救自己的哥哥,把何首乌精感动了,就赐了他一根须茎。

“你哭了?这么为我担心?”黎臻笑着说这话的时候,阳光照下来,将他淡棕色的瞳孔染了一层金色。

宋映白赶紧道:“当然了,属下很担心您的。”

黎臻抿起嘴角轻笑。

宋映白却忧心,黎臻之前说听惯了奉承的话,自己是不是太露骨,又被他发现了?

不过,他那笑好像并不是讽刺的笑。

这时黎臻挑眉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要是我好不了,你得继续背我,一想到这么辛苦,才哭出来的吧。不过,做得好,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您这么说太客气了,您救过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扔下您不管的。”

黎臻微笑,看了他片刻,便继续走在了前面。

他们两个轻手利脚,脚程很快,一连走了差不多十天,终于在翻越一座山头后,黎臻快宋映白一步,站在山巅,笑看远方:“看到了,有人烟了,还是个不小的镇子。”

宋映白气喘吁吁的落在他后面,“那……那就好……再找不到人家,我都快变毛人了。”

黎臻下来几步,拽住宋映白的手,带着他往上走,将他拉到了山巅。

宋映白看着远处的房屋聚落和炊烟,感慨道:“……大人,咱们活下来了。”

没想到,这时候黎臻忽然搂过他的肩膀,朝他点着头说道:“那当然,而且咱们以后还要活得更好,我说话算数,包括遗言。”

宋映白记得,黎臻说要升他当总旗,笑道:“谢大人。”

说起遗言,他其实一直纳闷一件事,黎臻给了他祖父留了话,甚至连马都交代了,却没给父母兄弟姐妹留半个字。

他难道没有其他亲人么?

这时黎臻已经放开他,往山下走了:“快走吧,赶在天黑之前进城。”

宋映白赶紧跟上了他的脚步。

不管他们之间之前有什么过节,从现在起,他就是黎臻提拔的属官,外人都知道他们是一系的,他从今以后,他将追随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