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63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宋映白恼道:“负责清理家眷的人是怎么干事的?人都拦不住。”

他属下的张小旗陪着笑脸带着两个校尉进来,将妇人拉走,“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宋映白送给他一个“不满”的眼神,挥挥手示意他下去了。

正此时,屋外竟然又扑进来一个男人,二十来岁的年纪,容貌平平,但衣着华贵,看得出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

他照着张小旗扑打了过来:“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娘?为什么,你们这群鹰犬爪牙!你们不得好死。”

两个校尉,唰的一声拔出绣春刀。

寒光闪闪,再向前一步,必然见血。

这个举动,让这男人暂时停止了动作,似乎在权衡利害。

妇人却哭嚷着道:“你们这群鹰犬不得好死!永言,你还等什么,还不跟他们拼了?”

马永言听了母亲的怂恿,竟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颤颤巍巍的朝校尉们晃了晃:“我、我跟你们拼了。”

就你那儿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拼什么拼啊你,宋映白冷声呵斥道:“把刀放下!”

“我不放,我才不要被你们抓到诏狱去。”马永言绝望的看了眼那妇人,刀刃方向突然一调,朝着自己喉咙戳了进去,就见一道血溅出,喷洒在了雪白的墙壁上。

再看马永言,已经捂着脖子,双膝一软,栽倒在地,一滩血迹慢慢淌开。

“我的儿啊——”妇人嚎啕大哭,似乎完全忘了刚才就是她怂恿闹事的。

事情发展的太快,宋映白立即上前试他鼻息,已经没气儿了,他现在真不知道说什么,可算是体验到什么叫官难做的了。

“你们是怎么控制家属的?怎么没搜身,他居然有匕首。”

“大人,属下知错,请您责罚。”张小旗低下头,大气不敢出。

他是不是故意的?把藏有匕首且有自杀倾向的马家公子放进来,当着他的面自杀,如果上面追究起来,这个责任就得他担着了。

宋映白沉着脸,“行了,赶紧把尸首弄下去,下不为例。”

张小旗他们赶紧把妇人和马永言的尸体抬了下去。

这时候,四个校尉抬着一个长一尺,宽约七八寸,上面雕刻着奇怪的花纹的石头匣子走了进来。

别看东西不大,却要四个大男人憋得脸色通红才能抬动。

“这什么东西?”

“从马家三少爷马永言的房间里查抄出来的,根本打不开,怪得很。”

马永言?不就是刚才自杀那位么,现在好了,抄出个奇怪的东西,人却死了。

这石匣子花纹古怪,又打不开,相信里面大有可疑,宋映白道:“……吕公公,这个先单独放在一边,一会您看看。”

吕公公也是个狠人,死了一个人,他就跟没看见似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册子和各种器物。

这石匣子看起来不值钱,吕公公道:“那就先放那儿吧。”

剩下的抄家活动还算顺利,再没发生意外状况,夕阳西下的时候,抄家正式结束,宋映白做最后的清点。

他先清点了下人数,马家男女老幼在名册上是十八口,包括自尽而死的马永言。

此时马永言的尸体躺在廊下,脖子上一道血红的伤口外翻,脸色因为失血而惨白如纸。

死得不能再透了。

但他还不放心,“张小旗,你去再补一刀。”

张小旗欲言又止,大概想说,这都死成什么样了,还补刀?

但宋映白是长官,人家吩咐就得听,他上前,拔出刀,照准马永言的脖子又来一刀,这一下,弄开一道大口子,只剩一层皮连着了。

宋映白见了,这才拿毛笔将他的名字从名册上划去,然后叫来义庄的人,叫他们把尸体处置一下,不管是放在义庄还是扔到乱葬岗,随便他们。

等义庄的人把尸体都拉走,宋映白将名册一合道:“将马家的人押往诏狱!”

至于马家抄来的金银珠宝,自然是由皇帝指派的大太监吕公公连夜带人抬回了属于皇帝自己的内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