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64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想必皇帝今晚会龙颜大悦的。

宋映白则带人将马家贴了封条,然后押着马家的人往诏狱走,在路口,看到义庄的马车停在路边不动,车夫正在打骂马匹。

马永言的尸体用席子卷着,直挺挺的躺在马车上。

宋映白路过的时候,特意的瞧了露出马永言鞋袜的席子,并无任何异样。

而当宋映白他们走远之后,席子里马永言青白僵硬的手慢慢握紧,攥成了一个拳头。

——

义庄内,王老汉提着灯笼进行关门前最后一次巡查。

清点一下尸体,之后便关门睡觉,无论夜里再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都不会再起身察看,这是规矩。

他作为一个看管义庄的守人,一向恪尽职守。

受傅天仇案件的牵连,马家也被抄了,今天拉来了一具男尸停在这里。

之所以没把尸体丢到乱葬岗,而是留在义庄内,是因为马家枝繁叶茂,虽然倒了马培善这一枝,但只要不诛九族,马家别的亲戚仍在,保不齐会来高价收走这具尸首安葬,他们义庄也能从中赚取一点银两,维持义庄的运转。

王老汉一边想着,一边提着灯笼往前走:“一、二、三……”一具具数着尸体,待数到最后一具,他不禁一愣,本该躺着尸体的地方,此刻只留下一领草席。

他身上噌地冒出一层热汗,心脏跳的厉害,突然,一双冰冷的手从后面扼住了他的喉咙,吓得他浑身僵硬,手里的灯笼掉在了地上。

灯笼熄灭,一片漆黑。

王老汉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只觉得呼吸困难,脚边出现了一滩温热的水渍,接着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他躺在地上,一睁眼看便看到门外的皎洁的月光,照得院内恍如白昼。

他屁滚尿流的爬出了义庄,往自己居住的小屋逃去,可他发现本该没人的小屋,此刻亮着灯光。

那是他的屋子,只有他一个人居住,他昏倒前没有点蜡烛,此刻谁在哪里?

他本能的觉得应该逃,但又抱着侥幸的心里,他一点点的挪到窗根下,顺着窗户的缝隙往里看。

就见桌上点着一根蜡烛,灯光昏黄黯淡,但既然如此,桌前的人脸色依然看起来毫无血色,煞白如雪。

王老汉认得他,义庄负责收尸的人告诉他,这人叫马永言是马家的三公子。

此时,马永言手里拿着一根针线,对着镜子,借着蜡烛的光芒,慢慢的缝合着脖颈处翻开的猩红伤口。

一针一线,像在缝皮口袋,王老汉甚至能听到针线刺破皮肤的脆响。

为什么能听到声音?大概是因为皮肤冷硬了吧。

为什么冷硬?因为马永言是个死人吧,刚才摸他脖子,将他吓晕的,就是诈死的马永言。

趁他昏迷了,马永言跑进他的屋内,翻出针线缝脖子。

王老汉发现自己浑身都开始变得冷硬了,他终于牙关打颤,再也忍不住喊了一嗓子:“鬼啊——鬼啊——”

马永言听到声音,把桌上的物件都纳入袖中,打开后窗户,就在翻身跳出去的一刻,他回头看向王老汉,眼神悲凉,缝合到一半的嗓子发出破风匣般的沙哑声:“不要叫!”

而王老汉扒着窗户,被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一瞅,只觉得头脑昏沉,一瞪眼,又昏死了过去,当真叫不出来了。

第30章

清早,鸟雀清脆的叫声不绝于耳,宋映白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迈出了家门。

昨天抄家很成功,休息的也不错,那条糟心狗也没出来烦他,一直蹲窝里没出来。

回身关门的时候,余光瞥见一个婆子踽步走来。

“宋大人,这么早就出门啊?做你们这行的真是忙啊,天刚亮,天黑了才回来,真真辛苦。”

“薛婆婆,是你啊。”宋映白的语气冷淡的道,径直朝前走去。

薛婆快走几步跟上来,笑道:“宋大人这般操劳,就是铁打的也熬不住啊,何不娶个娘子进门伺候着?老身这里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前街有个王公,家里的三姑娘还未曾出嫁,塞天仙似的容貌,与你真般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