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69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柳遇春劝道:“您别哭了,正好我朋友李甲那边需要我,我明天就搬到他那里住,你们先住在这里,房子慢慢再盖。”

李甲为了杜十娘凑赎身钱,想从赌场捞钱,结果出千被人打了一顿,这会在养伤,他之前就去照顾了几天,都是同乡,不能丢下他不管。

“当初租给你的时候,就知道国子监的监生就是不一样,心慈仁厚。”安老太太说完,又看宋映白:“你那屋都烧没了,烧了什么,你算算,折成银子,我们赔你。”

“不值什么钱,就一件飞鱼服和书本啊什么的。”

就飞鱼服和书本值钱,安老太太又想掉泪了,这时候就听宋映白道:“不用赔我了,反而,我还想求你们一件事。”

人家说不用赔钱了,安老太太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你说,你说。”

“我想借白狗一用,保证不伤害它。”宋映白道:“和我手头的案子有关,现在就用。”

安老爷子马上答应下来,“可以,可以,尽管牵去吧,这条狗通人性,一定能帮上你们忙。”

宋映白谢过安家夫妇,微笑着朝狗走了过去,牵起它断了半截的链子,想必是救火时,自己挣断的。

能看出这白狗的表情老大不愿意,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得乖乖跟着宋映白出了大门。

宋映白牵着它,来到一处僻静的胡同。

“你先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这白狗当真听话的坐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看你能说出什么屁话”的表情。

趁这狗不注意,宋映白狠狠的踩了它尾巴一脚。

“呜嗷——汪汪汪汪汪!”白狗朝宋映白狂吠,突然它感到什么东西掉进了自己嗓子,不等它反映过来,已经咽下去了,它惊恐的看着他。

“听过断筋腐骨丸吗?”宋映白把看过的小说中的毒药名字信口开河的扯了出来,“是我们锦衣卫新研究出来的一种毒药,吃下去后,如果三日内吃不到解药,身上的肉就会一块一块的从骨头上全部烂掉,这个过程人都是活的。哎呀,不知道狗吃了会怎么样?”

白狗瞪大了眼睛,朝宋映白狂吠,并朝他咬了过来,宋映白哈哈一笑,翻身爬上了旁边的院墙,蹲在上面,笑看“疯狗”,“我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但是看到你的反应,我觉得应该有效吧。”

其实所谓得毒药就是颗大力丸。

白狗不停的往墙上扑咬,逗得宋映白直笑:“我发现你也是,好坏都写在脸上,没什么城府,所以就算是妖怪也不是厉害的大妖怪,果然一颗毒药就能要你的命。”

白狗呲牙咧嘴的呜呜叫,敌视他,忽然这时就听宋映白道:“不过,你别绝望,只要你肯帮我一件事,我就给你解药,也不是什么大忙,和破案有关。”

白狗怔了怔,不叫了。

宋映白蹦下墙,朝它笑道:“我们锦衣卫衙门有个匣子,我带你嗅一嗅,然后请你凭借敏锐的嗅觉,带我找到它主人所在的地方,就这么点小忙。”

而且那匣子究竟是干什么的,只要找到马永言,也能迎刃而解。

他听到匣子被送还给了他,他就想到,要利用白狗嗅出马永言的藏身处。

狗什么最发达,嗅觉,何况还是只“妖狗”。

那匣子是马永言的,顺着气味,一定能抓到他。

白狗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片刻,它瞅向链子汪汪了两声,似乎在让宋映白牵起链子。

宋映白心领神会,牵起链子,指着锦衣卫衙门的方向:“小白,冲!”

说完一愣,反应过来这不是把自己也算进去了么,果然就听白狗口中呼呼了两声,似乎在笑。

他将链子一抖,“狗子,冲!”

话音一落,白狗猛地冲了出去,力道还不小,扯得宋映白肩膀一耸,跟着跑了出去。

第32章

黎臻在敬国公府前下了马,将马鞭交给伺候的小厮,进了门,在二门前的影壁处,发现他祖父和管家正在说着什么,他唤了一声:“祖父大人。”

老国公闻声回头,开门见山就是一句:“怎么你一个人?”他头发和胡子花白,但是红光满面,一看就是早年习武打下了好底子,岁数大了,身体也没垮。

“我不该一个人么,还能有谁?”黎臻瞟了眼管家,就猜到是这家伙把消息走漏的。

管家缩了缩脖子,赔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