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7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白狗见状,吓得一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马永言的脑袋滚到了自己脚边,不由得赶紧往后挪了挪,不敢直视这颗头。

宋映白拎起马永言的脑袋,见他眼睛半眯着,嘴唇微微睁开,表情已经凝固了,伤口处鲜血淋漓。

不过,出血量似乎有点少……

他想看是不是有缝合的痕迹,但是血葫芦似的,根本看不清有没有线头。

他若有所思,将头颅放回了马永言身旁,站在尸首前一动不动。

突然,他举刀狠狠刺进马永言的心脏,而尸体毫无反应。

白狗朝他汪汪了几次,似乎在说,你破坏尸体干什么,赶紧回去叫人啊?

宋映白拔出刀,一言不发的观察着尸体,没错,脑袋被斩掉了,心脏被刺穿了,一般情况下,他应该死透了,但是,真的吗?

他当初喉咙被划开,他也是亲眼所见,正常人,那种情况下也没法活,可他却实实在在活了下来。

……会不会,这次巷战,根本就是一次计划内的假死?

马永言发现他在跟踪他,而且只有一个人,故意引他到这个死胡同,接着引发厮杀,他故意被杀死,见人已经死掉了,自己这个追杀者,应该会立即回衙门叫人,而他则再次复活,趁机跑掉。

宋映白无法推翻这个假设,虽然很吓人,但是他决定把他的脑袋带回衙门,就算你能复活,没有脑袋,看你能干什么。

他拎起马永言的头颅,转身离去,白狗见状,摆了摆尾巴,跟上了他的步子。

就在这时,在宋映白视线的背后,马永言的无头尸体缓缓坐了起来,握住软刀,朝宋映白挥去。

就在软刀接触到宋映白后脖颈的瞬间,他立即回身,用绣春刀挡住了软刀。

你果然没死!看到自己的人头被带离,选择夺回头颅。

而这时还在宋映白手中拎着的人头,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猛地吐射出一个指甲大的铁丸,直中宋映白膝盖外侧,痛得他腿一屈,差点跪地。

他立刻将手里的人头甩了出去,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厉害,头颅离开身体居然还能动弹!

果然他是死是活,跟他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关系,就算身体遭受重大破坏,他也不会死。

宋映白有一个推测,他的魂魄弄不好在那个匣子里。

他刚才那一句,“这戏法跟你的匣子有关吗。”是故意问的。

而马永言特别可疑的反问“什么匣子”则完全暴露了他在故作掩饰。

那个匣子捶不拦,砸不坏,又放在他房间里,至少也是个宝贝,他怎么会毫无印象,欲盖弥彰太明显了。

马永言自杀当天,在大庭广众下没法带走那个匣子,而之后匣子又被运到宫中,现在又送到锦衣卫衙门,他一直没机会拿回来。

他今日为马家女眷想了办法,不出意外,他下一步,就是想办法偷走那石匣子了。

宋映白心道,幸亏自己察觉得早。

眼前的马永言已经不值得恋战了,他故意上下牙关打颤的道:“天啊,你真是个怪物。”说完,也顾不得腿疼了,撒腿就跑。

而白狗愣了一下,也四腿狂奔,跟上了宋映白。

马永言将头放回脖子上,看着宋映白的背影,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个宋映白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这么轻易的跑了,会不会是发现了匣子的秘密?

宋映白一口气不带歇的跑出了几条街,直到能看到锦衣卫衙门的灯笼,他才扶着一处院墙喘气。

白狗也累得吐舌头。

宋映白瞅着它道:“你、你要是个穿山甲精就好了……”

白狗一副‘听不懂你说什么’的表情。

宋映白解释道:“你要是个……穿山甲精……就能……帮我钻穿那个石匣子了。”

白狗翻了个白眼送他。

然后宋映白作为回礼,也踩了它尾巴一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