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74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白狗听到动静,立刻松口,大声朝宋映白的位置汪汪了几声。

黎臻冲过去一看,就见宋映白几乎要被脱离了身体的腿和手给扼死了,他立刻抽刀照准那两条腿的筋就是一刀,不知是中了要害,还是发觉有人来了,两条腿和两只手,立刻放开宋映白,朝门外撤退。

可能是没有躯干压迫的关系,腿跑得极快,一眨眼就出了门,胳膊也不慢,几根手指动得也颇快,紧跟了上去。

黎臻抱起宋映白,拍了拍他的脸,“你有没有事儿?”

宋映白捂着喉咙,艰涩的道:“我没事,快点了外面那个匣子!”

黎臻听到外面有重物拖拽的声音,抬头一看,外面的手脚正配合拖拽那个匣子。

宋映白一边咳嗽一边捡起火折子交给黎臻:“快去!上面已经淋了油。”

黎臻立刻接过火折子,来到院内,吹了一下,便将燃起明火的火折子一掷,不偏不倚正掉落在石匣上。

登时窜起一股冲天的火光,石匣子被熊熊烈火包围。

那一双手脚显然慌了神,齐齐上去踩得踩,扑得扑,可惜根本无济于事,大火连它们也吞噬了。

宋映白扶着墙走出来,也不知是火苗的声音,还是石匣发出的声音,仿佛有什么在呜呜的挣扎嚎叫。

虽然打不开石匣子,但是用烈火灼烧,总能烫死里面的东西吧。

宋映白这么想,突然,就见石匣子发出一声脆响,爆裂声下,好像有一道黑影窜出,但一刹那就被火舌包围,化成了一道黑色的灰烬。

“走水!百户所走水了!”

院门冲进来一群救火的值班校尉,不过发现只是在院内中央位置点了一簇篝火,并没点燃其他东西,一时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这里没事,你们都退下去吧。”黎臻一摆手,将人都打发了。

负责救火的人们只得遵令离开,嘴上不说,难免有人心里却有了猜想,这大晚上的,黎佥事不回家,宋百户也不回家,在院里燃起一堆火,两人津津有味的一起看,是什么意思?

等火烧净,地上留下一个黑黢黢的石匣子,盖子已经破了。

宋映白擦着冷汗,看了一眼,叹道:“该怎么跟吕公公交代啊?”

“……我去说,反正是我烧的。”黎臻瞅他,你不会是故意让我点火的吧,“你下次做事想好后果,我不会每次都出现救你。”

“……是。只是我现在没有亲信,凡事只能自己来。”其实根本原因是他牵着一条有成精倾向的狗,不想被其他人发觉。

“你做到百户,没有亲信,还好意思说?不会提拔几个吗?”

宋映白小心翼翼的问:“大人,您怎么了?”听着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这狗,这匣子,还有刚才那个胳膊腿,都是怎么回事?”

站在门口的白狗听到谈论到它,默默的将身子的缩回了屋内。

“我用这条狗嗅到了马永言所在处,发现他可能把魂魄藏在了这个匣子内,而腿啊胳膊啊,应该都是他的,他很厉害,不光是脑袋,连胳膊腿都能脱离躯干,单独行动。”宋映白摸了摸脖子,“幸好您来了,否则我就被勒死了。”

明天早晨房家墨一开门发现自家百户被人勒死在办公处,还不得吓一跳。

黎臻听到‘幸好您来了’几个字,心头忽然畅快了,“你知道就好。”

宋映白捧着手,做后怕状,“幸好没有,否则张伯就成了最大赢家。”

“他怎么了?”

宋映白摇头笑道:“没什么,反正谢谢您。对了,大人,您怎么来了?”

看你是不是露宿街头了,“啊……我啊,我来找跟你同一个院子的王百户,结果他不在,发现你这屋开着门,便进来看看,并不是来找你的。”

宋映白心有余悸的点头,“原来是这样,我还真是走运。”

刚才真的很险。

“离天亮还有一会,你不回住的地方去吗?”

住处?宋映白心说你不是邀请我去你家吗?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反悔了呢。

唉,算了,不敢问,“我今晚就在这凑合一觉,明天再说。”

“那你就先凑合吧,我还有事。”说完,黎臻很干脆的出了院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