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75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他怎么怪怪的?不过也有可能人家本来就这样,自己也不了解他。

宋映白揉着肚子对白狗道:“好饿啊,你也辛苦了,等天亮,也给你买好吃的。”

白狗走上前,用牙咬宋映白的曳撒下摆,摆明是了要解药。

宋映白长叹一声,想了想,决定看在白狗表现的份上,跟他说实话,“其实我给你吃的不是毒药,就是一颗大力丸,你没中毒。”

白狗一脸震惊的看着他,随即愤怒的拿爪子不停的挠宋映白飞鱼服的膝襕。

“别挠破了。”宋映白抓住它两条腿,将它提着立起来,“你挺有用的,咱们以后长期合作好不好?你帮我破案,我给你买肉吃。”

白狗吐舌头,明白了不合作。

宋映白纳闷的看它,“你现在连话都不会说,按理说离成精化人形还远,但有些举止和情绪却已经跟人一样了。我见过一个蜈蚣精,也是刚化人,却没半点人的是非观和情绪。难道狗与人亲近,所以即使没成精,也会很像人?”

白狗一仰头,但眼角隐隐有一点泪光。

“那我问你,你会不会害人?”

白狗猛摇头。

“那你是人吗?”

白狗脑袋一动不动。

“需要我帮忙吗?”

白狗眨巴眨巴眼睛,竟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是不想让我帮,还是觉得我帮不上?”

白狗闭上眼睛,不吭声。

宋映白只好松开它,“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只要你不害人,一切随你意。你可以先回家去,等我白天有空了,买肉去看你。”

白狗听了,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天一亮,宋映白就坐不住了,亲自带领了两个小旗的人,到最后见到马永言的地点搜索,很快在一处民居后院的柴垛里,发现了自断手脚,只剩躯干和脑袋的马永言。

令人惊奇的是,马永言的头颅呈现死了一天以上的微微腐败状态,大概因为他自尽那天肉身确实已经死了,这几日全靠石匣子维护,如今石匣子被破,一切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马永言的尸首被人从义庄盗窃到这里,分尸是为了方便运出城去!”宋映白背着手,底气十足的为这件事下了结论。

不想张小旗却小声嘀咕,“谁这么闲,会偷一个尸体。”

宋映白看着他冷声道:“抄家那日,你没有看管好犯人家属,致使马永言携带匕首闯入大堂自尽,惊吓了吕公公,理应送往南镇抚司问罪,但本官念在你是初犯上,只撤去你小旗一职,从今日起降为校尉,至于小旗的空缺,待补。”

这家伙,那天很明显的放水故意让马永言带刀闯入,不管是受人指使,故意给他找麻烦,还是自己能力问题,都该降职。

张小旗嘴巴张了张,似乎想狡辩,但是犯人自尽,的确是他搜身不利,纵心有不甘,也只能领命,“是……”

宋映白一挥手,“收队!”

拿好物证,该去找刑千户了。

——

与此同时,黎臻坐在堆满书籍的桌前,一页一页仔细的翻看手里泛黄的书卷,忽然,他看到了一处记载,忙提笔抄了下来。

这是一则关于藏魂坛的记载,有一个恶棍无恶不作,但是每次被当地官员正法后,不久都能复生,后来他连母亲也殴打,母亲拿着一个坛子举报到官府,说他儿子的魂魄藏在这个坛子里,只杀他的肉身,他是死不了的,因为他的魂魄会修复肉身。

官府随后打破了坛子,将恶棍处斩,把尸体丢到荒野,这一次,这具尸体不像每次一样复活,而是彻底发臭腐烂了。

这非常像马永言的情况,只是坛子变成了匣子,当然也有改进的地方,比如匣子更加结实,更不易被破坏。

但他是怎么学会这种邪术的?

是谁教给他的,教给他的人又在哪里?

第34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