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79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白狗能帮他破案,这个道士对他目前看来没什么用,让他选择,肯定是选择对自己有用的那方了。

谢中玉似乎看出宋映白有意袒护,“它是狗妖,如果不交给我,以后出了大乱子,谁能承担起后果?”言语中有威胁宋映白的意思。

宋映白的确害怕威胁,但仅限于来自锦衣卫上层,一个道士,虽然是上清宫的,他根本不当回事。

他装作被谢中玉的气势吓到,往后退了一步,狠狠踩了狗尾巴一脚。

“呜嗷——”白狗吃痛,后脚一蹬,窜出了几步。

宋映白马上假惺惺的提醒道:“别跑,你给我站住,千万别跑——”

白狗一怔,对啊,它为什么要一直等着不动,应该先逃了再说,当即四爪蹬地,一溜烟朝胡同口跑,拐了个弯就没影了。

谢中玉看出宋映白从中作梗,就要去追,不想对方竟然站在他面前,挡住他道:“你就别再动了,追捕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说完,对安老爷子道:“大爷,你说这房子着火是不是风水有问题,正好道长在这儿,叫他给看看风水好不好?”

安老爷子一拍脑门,“对啊,是该看看。那狗叫给锦衣卫去抓吧,道长,你就瞅一眼,给我们家这风水瞅一眼就行。”联合其他邻居一起围上来,拦住谢中玉,不让他走。

宋映白也不知道安老爷子是想帮助那白狗,还是真觉得应该看看风水,总之很卖力的围住了谢中玉。

而趁此机会,宋映白丢下一句,“交给我,我去抓。”跟着跑出了胡同。

谢中玉看着宋映白的背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为什么锦衣卫的人横插一脚,多事!

宋映白朝着白狗拐弯的方向追了出去,可是街上只有往来回家的行人,并没有白狗的影子,不过他不急,找了偏僻的胡同,拎着肉等着它。

以白狗的嗅觉,不久就能发现他,果然待了大约两刻钟,白狗鬼鬼祟祟在胡同口露出了脑袋。

宋映白朝它勾手,“过来,除了我没别人。”

白狗耸拉着脑袋过来,见了宋映白,一脸快哭的样子,再没有当初朝他翻白眼的气势了,因为现在能救它的只有宋映白。

宋映白把肉递到它嘴边,“这是你昨天替我破案的酬谢,这可是我花钱买的,你必须给我吃了!”

白狗泪眼汪汪的看着宋映白,低头将肉几口给嚼了,吃完了,目光含着被救赎的期待。

宋映白摸着下巴,“你放心,我肯定是不会把你交给那个道士的,所以咱们要想个办法……”眼睛转了转,已经有了主意,“就这么办了!”

白狗既期待又担心的看着他,不知道宋映白想了什么主意。

宋映白揪起它的两个耳朵,哼哼笑道:“我花在你身上的钱,你要加倍努力给我赚回来,懂吗?”

白狗哪敢不从?只有使劲点头的份儿。

很快,宋映白牵着白狗在胡同口左瞅右看,确定没有道士的行踪,以最快的速度溜到了开满店铺的主街,只进了几家店后,就买到了想买的东西。

他一手捧着东西一手牵着白狗,来到了一处距离锦衣卫衙门不远的胡同内,敲响了一个小院的门。

很快,一个上岁数的男人开了门,见是宋映白,当即笑道:“是小宋,啊,不,是宋百户,你怎么来了?东一,赶紧过来!”

宋映白递上一小罐酒,“程伯,很久没来看你了,别嫌弃。”

程东一的父亲受宠若惊,“诶呀,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啊。”虽然这么说,还是把酒接了过去,扯脖子朝屋里喊,“东一,干什么呢,赶紧出来。”

程东一撩帘子从屋里出来,“来了,来了,我娘非让我帮她摘菜!”见了宋映白,惊喜的道:“快进来,快进来。”

宋映白指了下白狗,“它也进来不要紧吧?很温顺,不咬人。”

白狗这次垂着头,不敢再点头附和了。

“没事儿,进来吧。”程东一将宋映白让进屋,“正好,一会开饭,你就别走了。”

宋映白其实就是来蹭饭蹭住的,嘴上却道:“这怎么使得,我一会就走了。”

程家人自然是挽留,宋映白就顺水推舟在程家蹭了吃住。

程家人口简单,程东一家世袭锦衣卫校尉,到他爹这辈,干了三十几年没什么长进,干脆将工作交给了唯一的儿子,自己退居二线养起老来。

程家将东厢房简单收拾收拾,让宋映白住进去。其实本来为了招待贵客,是想让自家儿子把房间让出来给宋映白睡的,不过宋映白一再坚持要住厢房,程家人只得依他。

“你啊你,学学人家,也弄个一官半职,别学你爹,干了几十年还是个校尉。”程父跟儿子唠叨,“而且人家现在升了百户,还跟你亲近,你要珍惜,没事儿勤邀人家来咱家玩。”

“人家宋映白本来就不是那种得发达了,就不搭理过去朋友的人。”程东一道:“该什么样还什么样。”

父子俩正说着话,就听东厢房传来一声狗叫,接着是宋映白的呵斥声:“听话!别乱动!这样挺好看的,点子不能少,否则跟七星瓢虫一样,你审美真不行。”之类的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