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89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他都不知道怎么到家的,黑着脸整个人发懵的往自己的院子走。

路上碰到他祖父他在和管家侍弄花草,看到他回来了,老国公仰头看日头判断了下时辰,对管家嘀咕道:“听说早上为了去朋友家做客,连马鞍子都换了新的,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这朋友是交失败了。”

管家谁都不敢得罪,尴尬赔笑。

若是平时,黎臻怎么着也得送给他祖父一个不满的眼神,但今天他毫无反应的与他们擦身而过。

老国公微微咧嘴,看样子,好像真的很失败……

第38章

宋映白坐在屋门口的台阶上,低着头,唉声叹气。

这时候采枫走过来,关心的道:“少爷,菜都要凉了,您快进去吃吧。”

“别出声,我在想一件事情……”宋映白低声道:“就是这附近哪能搞到荆棘条……”

采枫读过《将相和》,知道宋映白在暗示想负荆请罪,“少爷,刚才那位大人可能是在生我的气,他好像非常讨厌我,我今天不该露脸的。”

讨厌娘娘腔?难不成黎臻还是个直男癌?

“嗯……就算他看你不顺眼,但他突然生气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他这样不是一次了。”宋映白心力交瘁的道:“喜怒无常,叫人模不到头脑,真不知道怎么招惹他了。”

采枫不知该说什么,默默的陪在宋映白身边。

宋映白出头丧气的道:“算了,我可不敢再轻举妄动了,请吃饭都能请出今天这场争执,我要真负荆请罪,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顺其自然吧,大不了发配琼州。”

忽然,幺零幺竖起了耳朵,好像对发配琼州有很大的意见。

宋映白便哼笑着朝它撇撇嘴,“要是真到了琼州,你就等着在炎热的天气下剃毛罢。”

幺零幺微微瞪圆眼睛,看得出很紧张。

通过惊吓狗子,宋映白将自己的压力转移出了一点,起身伸了个懒腰,“吃饭!”

黎臻不吃,他吃,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翌日,宋映白忐忑不安的来到衙门,虽然他内心觉得黎臻应该不会公报私仇,把他给调到琼州,但同时又觉得黎臻是个神经病,正值发病期,可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来。

说起昨天的事,他也不是没思考过,尤其黎臻揪住他的衣襟,大声说了一句:“和官衔没关,是因为……”

因为什么戛然而止,他没说出口,然后就跟见鬼似的出了他家。

宋映白根据自己的怀疑,填补了后面缺的理由,比如:“和官衔没关系,因为我说得就是真理!”“因为我就是个神经病,发脾气没理由!”

宋映白想破头也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请他吃饭,保持被横眉冷对的原样,也比现在强。

到了自己办公处,刚坐下喝了一杯房家墨泡得茶,就有人来传他说,“上右所韩千户请您过去一趟。”

上右所韩千户,宋映白不陌生,这人就是一起去找小诸葛时候的郑元,当初黎臻留遗言让他去找的可以帮他升职的那位韩榕。

虽然路上大家交情不错,但宋映白回京后没去找过他,一来黎臻没死,升职的事儿就不用麻烦韩榕。二来,人家韩榕一直戴着面具,并没亲口告诉他真实身份,他只好一直装作不知道。

但是现在韩榕受黎臻指派主动召见他,宋映白还是很高兴的,忙起身去见他。

韩榕的真正年纪跟宋映白估摸的差不多,大概有二十七八岁,比他和黎臻都大,路上就觉得他更老成一些,果然如此。

韩榕也不藏着掖着,一见宋映白就开门见山的笑道:“还认识我吗?我是郑元。”

宋映白很配合的做“恍然大悟”状,笑着躬身作揖,“见过韩千户。”

“咱们不是生人,不必拘礼。”韩榕叫随从给宋映白搬来椅子并看茶,自己坐到桌子后面,直接进入主题,“黎大人说,保护驸马一事,原本他想交由你全权负责,但是考虑到一些其他情况,另外指派了我协助你。”

宋映白一愣,心道黎臻竟然又找了其他人,是觉得他不能胜任,还是想给他分担子?

考虑到他俩昨天的关系,应该不是第二种。

“是我协助您才对,我才坐上百户,什么都不懂,得全靠您指点才是。”宋映白道,不过黎臻多指派人手也好,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可以多一个商量

韩榕道:“永嘉公主是皇上最小的妹妹,这位千挑万选出来的驸马,叫翟永,年方十五,家里有些田产,上属几代倒都是读书人,但却没什么大功名,只出过一个秀才。他明日就到京城,暂时安排在公主养母桂太妃的弟弟成恩侯家,他到了京城,按照规定要去国子监读书,等到明年开春就和公主完婚。咱们的任务也很简单,他每日上下学接送保护,平日上街也要护着周全,千万不能出岔子,叫他出意外状况。”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