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_分节阅读_92

书名:[历史]锦衣卫工作报告   作者: 素衣渡江   

宋映白就见黎臻指着他好像要说什么,但忽然间应该是改变了主意,又将手指给放下了。

不管是什么,他都捡回了一条命。宋映白马上道:“卑职告退。”逃也似的跑了。

而留在屋内的黎臻则在心里道,只要宋映白不在自己眼前晃,假以时日,不管什么感情和想法应该都会淡了,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第39章

宋映白别了黎臻,骑着马往成恩侯府赶,黎臻说得对,准驸马目击怪鸟一事还有待观察,不要草木皆兵。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怪鸟一事必须得有个交代。

手下那帮子人可能能力有限,等他得空了,还是亲力亲为去查吧。

他一路思考着回到了成恩侯府,到了翟永住的小院门口,还没等进去,程东一就迎了出来,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道:“您走了没多久,翟公子见了他爹娘一面,已经改口了,说看错了,没看到什么怪鸟,还说一会正常去国子监。”

宋映白道:“他父母是不是怕这件事闹大了对他影响不好?”

自己看到了奇怪的鸟,而周围的人没一个看到的,万一别人说他发了癔症,可能会影响尚公主。

程东一点头,“我觉得就是,之前吓得脸都白了,跟父母聊了几句,就改口说没看到。”毕竟是未来的驸马,万一被人传言为疯子,这公主怕是尚不成了。

“我进去看看。”宋映白大步走进院内,来到正屋门口求见。

很快,丫鬟打了帘子,将他请进去。

翟永精神恢复了许多,他旁边围着四个男女,年纪大些的是成恩侯夫妇。

另外一对稍微年轻些的就是翟永的父母,女得长了一双眯缝眼,高颧骨,看着很刻薄,男的倒是长得方头大脸,面善一些。

翟母正跟儿子说什么,见了宋映白,眉毛一挑,“你来得正好,公子身体好了,可以去国子监了。”

宋映白没理她,而是直接问翟永,“能不能详细描述一下你看到的怪鸟,有多大?鸟喙多长?”

翟母拔高嗓子,“不是都说了么,他看到是人家挂在窗户上的风筝,我说,你们能不能叫周遭的住户将窗户都关上,不许挂这些乱七八糟吓人的物件?吓坏了未来驸马,谁担待得起。”

别说你还没尚公主,就是尚了,真正的驸马出行也没这么大排场,宋映白道:“公子,你确定你看到的只是风筝吗?”

一直没说话的翟父,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你看到什么就说吧。”

翟永点点头,“宋百户,现在想想,我看到的的的确确就是风筝,是我眼花,这件小事我不希望任何人再提起。”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宋映白也不好说什么,“不是要去国子监么,公子准备吧,我们这就护送你过去。”

在这一旁没说话的成恩侯夫妇也松了一口气,笑道:“就是么,谁还没个眼花的时候。”

宋映白也能猜到这对夫妻的心理,准驸马住进自己府里前还好好的,住了几天发癔症,怕上面责问起来,惹祸上身。

按理说,宋映白也应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认同翟永的说法,顺着他说。

但他不能,因为他不是翟永的属下,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不是翟永说改就能改的,不管是他真的有癔症,还是真的有歹人要害他,都要查清楚。

之后翟永再次出门,这一次,他平安到达了国子监,至于国子监的老师怎么看待他的迟到行为,则跟宋映白他们没关系了。

宋映白现在一天中最舒心的时刻,就是回家吃采枫做的菜肴,忙碌了一天,还有什么能比美美吃上一顿更叫人惬意的呢。

他时常想,按照现在的工作强度,如果没有采枫照顾,指不定得过成什么样子。

他不止一次提过再买两个粗实丫鬟,像提水洗衣之类的事情就交给她们,他能轻松不少,但是采枫一听,马上道:“这些我都能做得来的,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然后转天宋映白就发现衣裳好像洗得更干净了,桌子被抹得苍蝇上去都打滑,于是不敢再提,反倒经常性的夸奖他几句,就怕他因为担心“辞退”而太卖力。

自打上次翟永目击怪鸟一事后,又过去了小半个月。

京城的秋天正式来了,凉风习习,清新宜人,天空湛蓝,落叶金黄,一片祥和。

翟永自此之后再没反常举动,每天仍旧正常上下国子监,偶尔上街逛一逛,也是去卖文房四宝的铺子。

——

“官差老爷,这事儿不是都问完了么,怎么又来问?”领着孩子的妇人,不情不愿的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